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戰血凌天 > 正文 第九百五十四章 回到原點!(全本完)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付雪非離開,仙兵沒有人操控,悲鳴一聲沖天而起崩碎開來,仿佛是隨著主人而消散一般。

    “嗡嗡嗡!”一連數道嗡鳴聲響起,姜天率先突破,帝劫出現,帝劫的氣機流轉而出,引動所有突破之人紛紛越過了最后的桎梏。

    姚傲梓、敖九央、蕭瑟連連突破,劫雷空前的強大,整個宇宙都開始震顫,劫雷不斷劈落,三人同時動作,向著真仙飛馳而去。

    真仙也不在乎劫雷的轟擊,放開手腳大戰四人。

    姚傲梓道法真元鼓蕩,每一擊都伴隨著風雨雷電,聲勢浩大,姜天如同殺神一般,擁有無匹的攻擊力和速度,不斷攻擊這真仙,敖九央則是化身黃金龍王盤繞在真仙周圍,不斷轟擊,蕭瑟渾身纏繞著秩序神鏈,雙手揮揮舞。

    一時間,真真是天崩地裂,真仙如今意識最強狀態,與三人的戰斗當中仍然不落下,

    無盡的神雷如同暴雨般侵襲,四人在雷海當中爭斗,場面空前浩大。

    “吼!”一聲嘶吼,禹也縱身而來加入戰斗,禹的加入令真仙壓力大增。

    姬風站在原地,任憑神雷劈落,冷冷的看著遠處的贏冷心,贏冷心的氣息也格外霸烈,同樣看著姬風,兩人之間仿佛已經開始大戰。

    “贏冷心,我問你!你所做的一切后悔嗎!”姬風問道。

    “后悔?呵呵!事到如今你還能問出這個愚蠢的問題!我若后悔!就不會有今日!”贏冷心說道。

    “我母親的事情你什么時候知道的!”姬風問道。

    “早就知道!”。

    “好!你我之間的仇恨已經不單單是我我與神主之間的事情了!我素來厭惡欺騙,沒想到,我最親近的人竟然從一開始就欺騙我,將全天下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贏冷心!你真的...”說到這,姬風竟然不知道該說什么,對于贏冷心他已經無話可說!

    “先殺了真仙!再殺你!”姬風厲喝一聲,化身軒轅劍加入戰斗。

    “轟轟轟!”爆炸迭起,真仙的強大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不斷的大戰零姚傲梓鮮血布滿全身,身上有多個血洞和焦黑,三千道絲也幾乎被毀。

    敖九央身上也是多處破碎,龍鱗大片崩碎,五臟六腑幾乎全部碎裂。

    姜天來回穿梭,每每出手都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渾身衣袍盡碎,傷痕累累。

    禹則是與真仙正面對戰,同樣重傷遍布全身。

    真仙此刻的狀態更是難以言說,到處是血洞。

    姬風突然出現,“錚!”的一聲劍吟,穿過真仙的胸膛,而剛剛穿過,真仙一把抓住姬風,澎湃的仙靈之力涌進姬風的身體當中,姬風渾身巨震,劍身光芒大放,混沌劍光爆發,刺破真仙的手,掙脫來開。

    “昂!”敖九央盤在了真仙的身體之上,死死的將之鎖住,姚傲梓則是盤坐在一旁身上光芒大放,道法真元如同瀑布一般引動這所有的劫雷全部匯聚在這里,轟擊在真仙的身上,姜天爆射而來龍牙匕首刺出,被真仙一擊拍碎,嘶吼一聲,伏牛谷浮現,光芒一閃,化作一柄漆黑的短刀。

    一股危險的氣息出現,伴隨著帝氣流轉開來,原來姜家的帝兵于祖地竟是同一件,就是這伏牛谷,黑色短刀再次暴刺而出,“噗!”的一聲便擊穿了真仙的左手手掌,插進了真仙的胸膛。

    禹嘶吼一聲八極鐘與傲天鼎兩相撞擊,崩碎開來,禹將仙根催動到極致生騰出一道仙火迅速熔煉這兩件帝兵的碎片。

    “快快!”禹心中不斷嘶吼,姜天、姚傲梓、敖九央死死的將真仙拖住,姬風再次攻來,真仙只得用右手和狂暴的仙靈之力對戰真仙。

    一刻、兩刻、三刻、一個時辰,“嗡!”的一聲,仙火爆發開來,一柄長棍在光芒當中出現。

    禹厲喝一聲,一把抓住長棍轟擊而去。

    真仙嘶吼一聲,“萬化仙功!”“砰!”所有人被震飛,真仙一拳轟在剛剛成形的仙兵之上,禹噴出一口鮮血,倒飛而去。

    真仙披頭散發,氣息狂暴,不斷嘶吼。

    萬化仙功將所有人震飛,仙光在體內奔走,眾人不得不去抵抗,無法出手。

    “贏冷心!剛才我險些遭劫,你卻依然不出手!”真仙怒喝道。

    “遭劫?你的實力你自己最清楚,我不出手你依然能夠化解!”贏冷心說道。

    “嘩啦!”一聲,響起,一道人影急速飛來,身上升騰兇殘的氣息,同時伴隨著道道佛光。

    “佛門!”真仙眉頭一皺,在他看來,佛門的人極為難纏,就算是在仙界的時候,也是他的一大心腹大患,甚至仙界的佛門自成體系,脫力了他的掌控,與之共分仙界。

    “嘿!”一聲厲喝,金光爆發,一道利芒爆射而來,真仙抬手將攻擊轟碎,飛速的恢復著。

    來人正是侯飛,如今他徹底煉化了真仙的負面能量,也激活了靈魂之上的隱藏印記。

    “你是...”禹含糊不清的說道,因為侯飛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嘿嘿!侯爺我來了!”說著看向禹,“你我之間頗有淵源!”。說完,右手一招,極遠處的無盡星河沸騰起來,一道金光爆射而出,穿越空間直接落入到了侯飛的手中,那正是一根金光燦然的長棍。

    見到長棍,真仙眼神一寒,“熟悉嗎?”侯飛問道,侯飛的元神是當年袁洪所化,而后化作另一只靈猴,成為佛門的斗戰勝佛,當年一戰,斗戰勝佛接過了禹的棍子威力倍增,給真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那一棍沒有擊中你的臉,但是我卻擊中了你的頭!”侯飛怒喝一聲,金光逐漸退去,渾身沸騰著黑色的火焰,沒有多說爆吼一聲便與真仙對戰。

    真仙起身而上,兩人開始了大戰。

    姬風看著心驚,沒想到侯飛如今的實力這般恐怖,竟然能夠與真仙正面大戰,即便如今的真仙身受重傷,但也不是一般大帝能夠應付的。

    大戰異常激烈,侯飛身上的傷勢不斷增加,真仙也開始出現新的傷口。

    “再來!”敖九央怒吼一聲,姚傲梓、姜天、姬風禹再次飛身而上。

    炸響不斷,此刻宇宙當中的爆炸不斷向著更遠處擴散,整個宇宙無邊大,但星域卻已經毀滅了足有幾百顆。

    這一戰,足足持續了十幾日,最終與之前的狀況差不多,敖九央超繞著真仙,但龍身已經斷了一大截,姚傲梓盤坐虛空半邊身子焦糊,拂塵徹底爆碎,三千道絲也被毀,但依然催動道法真元,干擾著真仙,禹這一次將棍子狠狠的插進了真仙胸膛,見天的帝兵也刺進了真仙的腹部,侯飛更直接,長棍卡住真仙的脖頸,死死的勒著,姬風刺進真仙的心頭,被真下死死的抓住,相互較勁。

    “贏冷心!”真仙嘶吼一聲,此刻的他已經真正的陷入了死局,這般消耗下去,早晚會被消耗一空,到時候面臨的只有死路一條,當然其他人也無法動彈,只要有一個人松懈哪怕一瞬,真仙就會脫困而出。

    贏冷心冷笑一聲,向著幾人走來。

    “殺了他們!你我便達成共識!軒轅劍歸你,你只需助我領悟突破!”真仙喝道。

    “冷心...”禹一臉復雜的說道,畢竟贏冷心是他的兒子,雖然兩人之并沒有什么感情。

    “哼!”姜天死死的盯著贏冷心,他對贏冷心的仇恨甚至高過姬風。

    “轟!”的一聲,禹被真仙的氣勁轟的噴出一口鮮血,真仙同樣在一擊之后力量松懈之時被眾人合力轟的鮮血大吐。

    “砰!”姚傲梓的左臂被真的血肉迸飛,只剩下了森然的白骨,然而卻是沒有一點痛苦的表情。

    “還等什么!難道你還打算讓他們原諒你?贏冷心你太天真了!”真仙嘶吼道。

    贏冷心的臉色越發冰冷,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姬風,我若出手,你會原諒我?”贏冷心問道。

    姬風冷冷的說道“你出手對付真仙,是為了整個寰宇,與你我之間無關!”姬風說道,“你若有哪怕一點良知,就應該知道怎么選!”短短的一句話,姬風說了許久才說完。

    贏冷心身上的能量開始沸騰,“我有愧與你!但你要想一想這天下蒼生!”。禹含糊不清的說道。

    “你給我閉嘴!”贏冷心嘶吼一聲。

    渾身的光芒大放“噗!”的一聲響起。

    光芒散盡,之間硬冷心,右手插在真仙的后背,左手插進了真仙的天靈。

    所有人都愣了,沒有想到贏冷心竟然會真的出手攻擊真仙。

    “吼!贏冷心!你不得好死!”真仙嘶吼一聲,兩處傷口.爆發,用冷心一把將真仙的仙根拔出,左手抓住了真仙的靈魂,身子急速后撤,姬風等人的力量沒有了阻礙“轟!”是一聲將真相炸成了粉碎,恐怖能量將那些碎片直接化作虛無!

    兩度為禍寰宇的真仙!葬送了這么多人的真仙!算計了無數年的真仙就在這一刻真正的灰飛煙滅!徹底不復存在,再也不會有卷土重來的機會!

    眾人如釋重負的輸了一口氣,然而就在他們想抒發心中感受只是,姜天開口了“贏冷心!”。

    贏冷心冷笑著說道“呵呵!一個真仙而已?即便他在仙界是仙王,你們真的以為憑他一己之力能夠毀滅整個宇宙嗎?你們也太天真了!”。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姬風冷然道。

    贏冷心大口一張,饕餮的靈魂之力翻滾而來瞬間吞噬了真仙的靈魂,同時將仙根也一柄吞噬,“呼啦!”一聲,恐怖的氣息釋放開來。

    背后“呼!”的一聲,張開了一對骨翼,骨翼光芒閃爍,“咔嚓!”一聲崩碎開來,整個人變得如同謫仙親臨,仙靈之力襯托著贏冷心俊俏的面孔更加靈動。

    “我的意思是,你們真的很蠢!當然,真仙更蠢!與我做交易?只不過是被我利用罷了,有他來幫我削減你們的實力,你們也幫我削弱他的實力!我坐收漁翁之利!”贏冷心淡淡的笑道。

    “畜生!”敖九央嘶吼一聲帶著殘破的龍身爆射而去。

    贏冷心緩緩的抬起右手一掌擊在了敖九央的身上,只見敖九央定在空中身上的光芒瞬間暗淡,整個身體變成了灰色,而后迅速石化,緊接著便碎裂化作了宇宙塵埃,徹底身死。

    僅僅一擊!一擊就讓敖九央魂飛魄散,實力比真仙還要恐怖。

    “仙根還是有點用處,不過僅僅喚醒了我五成的力量!”說著看向禹。“不知道加上你的仙根我能夠恢復多少?”。

    “你到底是什么!”姬風說道。

    “你覺得呢?”說著,手指深處,道光芒閃爍,“你知道你為何無法成為真正的軒轅劍嗎?因為你沒有劍魂!在場的人在我看來都是螻蟻,只有你能與我一戰,當然前提是你必須成為真正的軒轅劍!”說著,屈指一彈,萎縮版的軒轅劍魂來到了姬風的身前。

    姬風冷冷的看著贏冷心,沒有動作“怎么不敢嗎?給你機會你不珍惜嗎?不要緊,我不會讓你們現在就死,先要讓你們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宇宙毀滅,我才會殺了你們的!”。

    姬風聞言,一把抓住了軒轅劍的劍魂,“老二!你想干什么!難道你還相信他!”姜天阻止道。

    “你可你不相信我,那就等于你放棄了最后的機會!”贏冷心淡淡的說道。

    “混賬東西!老子先殺了你!”姚傲梓厲喝一聲,暴沖而去。

    贏冷心沒有微微一皺,對于姚傲梓的攻擊不是防守就是躲避,并沒有下殺手。

    “你躲什么!有本事殺了老子!”姚傲梓嘶吼道。

    贏冷心一個轉身,一掌拍中姚傲梓,將姚傲梓的能量禁錮,定在了身前,“我們四兄弟一定要這樣嗎!我若吞噬了宇宙,便會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境界,到時候...”。

    剛說到這,姚傲梓“呸!”的突出一口痰,吐在了贏冷心的臉上,“別跟老子說這些沒用的話,倒不如你放棄你的春秋大夢...”.

    同樣,姚傲梓沒說完,贏冷心一巴掌將姚傲梓扇飛,鮮血噴灑,瞬間昏厥了過去,并沒有性命之憂。

    姬風冷哼一聲,瞬間將軒轅劍魂煉化,“都退開!”姬風沖天而起,姜天將重傷的禹抱到一旁。

    但見姬風渾身上下開始沸騰出更加精純的混沌劍氣,身體之上迅速布滿道道玄奧的紋路,在空中閃爍。

    “好強...”禹心中嘆道。

    姬風如今的強大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透著一股天地初開的氣息,霎時間無數的信息灌入姬風的識海當中。

    贏冷心看著姬風,面帶冷笑,姜天則是眉頭緊皺,因為他看得出,贏冷心的詭計似乎又得逞了。

    “殺!”姜天厲喝一聲飛身殺去,姚傲梓也隨之而去,兩人不斷攻擊贏冷心,而贏冷心則是漫不經心的抬手阻擋二人的攻擊,知道最后甚至僅僅是伸出一只手,釋放出一道保護層,二人都無法攻破。

    “逆子!”禹飛身而上,侯飛也提棒攻來。

    “轟轟!”炸響不斷迭起,剛才滅殺真仙的一戰當中,侯飛的功勞最大,若不是侯飛出現,真仙也不會被制衡導致身死。

    “砰!”侯飛一棍轟碎了贏冷心的防御重重的轟在了他的脖頸之上,贏冷心臉色一變,沒想到會被攻破。抬手轟在了侯飛的胸口,然而侯飛并未被擊飛。

    “天地靈物,我本不想殺你,奈何你是一大變數!”說完仙芒爆發侯飛瞬間石化,崩碎開來。

    然而僅僅是一息的時間,崩碎的石塊迅速合攏化成一枚石胎,在虛空當中突然出現一道亮光,一直干枯的手伸出將石胎攝走,“太亂了,去你該去的地方。”。

    這道聲音很弱,誰也沒聽見,就連看到沒有看見他的手。

    就在此時,仙門震蕩,“呼!”的一聲門戶大開,刺目的仙光爆發而出,贏冷心不屑的看著仙門,又看向禹,冷哼一聲,一腳將禹踢飛,禹絲毫沒有還手的余地,遠遠的飛去,然而飛去的方向竟然就是仙門!

    “嗖!”的一聲響起,所有人都忽略的天慈居士突然出現,向著仙門沖去,“砰!”的一聲轟在了禹的身上,想要將禹轟飛,自己進入仙門,然而這一拳擊中禹,卻是將自己振奮,鮮血狂噴,從腳開始石化,“不!為了這一天我跨越時間長河而來,絕對不能錯失這次機會!”。

    “你沒有機會了!”贏冷心淡淡的說道,天慈居士瞬間整體石化,而后崩碎開來,化作漫天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广西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10分怎么玩就怎么玩 吉林快三软件安卓 快乐12分钟开奖走势图 快三预测最准十专家 正规赌场导航网站大全 极速赛车计划技巧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辽宁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002456股票分析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数据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北京快三基本一定牛走势图 七星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泳坛夺金组选12 排列7623451的逆序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