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庭院深深 > 章節目錄 正文 第二部 灰姑娘_30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我說中了重點,是不是?”他的聲音喑啞而凄厲。她的沉默果然收到了預期的效果,他受到了一份最沉重、致命的打擊。

    “我不再是你夢里的王子,我只是個瞎了眼睛的丑八怪!你另有英俊的男友,你不再看得起我!對不對?”他用力捏住她的肩膀,他的聲音狂暴而愴惻:“你老實說吧!就是這原因!你不要一個殘廢!對不對?對不對?對不對?你說!你說!”

    “我——啊,請放手!”她勉強的扭動著身子,淚在臉上爬著。“我抱歉!”

    他猛力的把她一把推開,那樣用力,以至于她差點摔倒,她蹌踉的收住步子,扶住桌子站在那兒,喘息的,她望向他,他蒼白的臉上遍布著絕望的、殘暴的表情,那咬牙切齒的模樣是讓人害怕的,讓人心驚膽戰的。他像一個瀕臨絕境的野獸,陷在一份最凄慘的、垂死的掙扎中。站在那兒,他哮喘著,頭發散亂,呼吸急促,他發出一大串驚人的、撕裂般的吼叫:“你給我滾出去!滾出去!滾出去!你要走!馬上走!離開我遠遠的!別再讓我聽到你的聲音!走吧!走吧!趕快走!走得越遠越好!聽到了嗎?”他停住,然后,集中了全身的力量,他大叫:“走!”

    方絲縈被嚇住了,她從沒有看過他這種樣子,一層痛苦的浪潮包裹住了她。在這一剎那,她有一個強烈的沖動,她想沖上前去,抱住這個痛苦的、狂叫著的野獸,撫平那滿頭的亂發,吻去那唇邊的暴戾,安撫下那顆狂怒的心和絕望的靈魂。但是,她什么都沒有做,只是用手握住了自己的嘴,壓制住那即將迸裂出來的啜泣,然后,她逃出了那間房間,一直沖回自己的臥房里。

    直到中午,亭亭和艾琳回來了,方絲縈才從她的房里走出來。亭亭穿著一件簇新的小紅大衣,快樂得像個小天使,看到方絲縈,她撲上來,用胳膊抱著方絲縈的脖子,不住口的叫著:“老師!你看我!老師!你看我!”

    她旋轉著,讓大衣的下擺飛了起來。然后,她又直沖到柏霈文的房門口,叫著說:“爸爸!我買了件新大衣!你摸摸看!”

    一面喊著,她一面推開了門,立即,她怔在那兒,詫異的說:“爸爸呢?”

    方絲縈這才發現,柏霈文根本不在屋里,她和艾琳交換了一個眼光。走下樓來,亞珠才說:“先生出去了。一個人走出去的。”

    “沒穿雨衣嗎?”艾琳問:“雨下得不小呢!”

    “沒有。”

    艾琳看了看方絲縈,低聲的問:“你告訴他了?”

    “是的。”她祈求的看了艾琳一眼:“你去找他好嗎?”

    “你認為他會在什么地方?”

    方絲縈輕咬了一下嘴唇。

    “含煙山莊。”她低低的說。那山莊自從雨季開始,就暫時停工了,現在,只豎起了一個鋼筋的架子,和幾堵砌了一半的矮墻。

    艾琳沉吟了片刻,她的眼中飄過了一抹難過的、困擾的表情,然后,她嘆了口氣:“好吧!我去!”

    披了一件雨衣。她去了。一小時之后,她獨自折了回來,雨珠在她雨衣上閃爍。她帶著滿臉怒氣的,滿眼的暴躁和煩惱,氣呼呼的把雨衣脫下來,摔在沙發上,灑了一地的水珠。

    她那暴躁易怒的本性又發作了,對著方絲縈,她大聲的叫著說:“讓他去死吧!”

    “他在嗎?”方絲縈擔心的問。

    “是的,像個傻子一樣坐在一堵墻下面,淋得像個落湯雞,我叫他回家,你猜他對我說什么?他大聲的叫我滾!叫我不要管他!說我們都是千金貴體,要他這個瞎子干什么?他像只野獸,他瘋了!我告訴你!他已經瘋了!讓他去死吧!那個不知好歹的渾球!我再也不要管他的事!永遠也不要管他的事!他那個沒良心的混蛋!”瞪著方絲縈,她喘了一口氣:“我沒有辦法叫他回來,所以我把他好好的大罵了一頓!”

    “你罵他什么?”方絲縈的心臟提升到了喉嚨口。

    “我罵他是個瞎了眼睛的怪物!我告訴他誰也不在乎他!那個瞎子!那個殘廢!所以我叫他去死,趕快去死!”

    呵!不!方絲縈腦中轟然一響,頓時覺得天旋地轉。呵!

    不!這太殘忍了,太殘忍了!一個人已經夠了,怎能再加一個!艾琳,你才是渾球!你才是傻瓜!啊,不!這太殘忍!抓起了沙發上那件雨衣,她對門外沖了出去。跳進了花園內的汽車,她對老尤說:“快!去含煙山莊!”

    老尤發動了車子,風馳電掣的,他們到了山莊前面的大路上,跳下了車子,方絲縈對老尤說:“你也來,老尤,我們把柏先生弄回家去!”

    老尤跟著方絲縈向山莊內走,可是,才走了幾步,柏霈文已經從里面跌跌沖沖的,大踏步的邁了出來,他的衣服撕破了,他渾身都是雨水和污泥,他的頭發滴著水,臉上有著擦傷的血痕,顯然他曾摔了跤,他看來是狼狽而凄慘的。他的面色青白而可怖,有股可怕的蠻橫,那呆滯的眸子直勾勾的瞪著,他是瘋了!他看來像是真的瘋了!方絲縈奔上前去,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她心如刀絞。含著淚,她戰栗的喊:“霈文!”

    “滾開!”他大聲說,一把推開了她,他用力那樣大,而下過雨的地又濕又滑,她站不住,摔倒在地下,老尤慌忙過來攙扶她。同時,柏霈文已掠過了他們的身邊,一直往前沖去,他筆直的撞在汽車上,撞了好大的一個蹌踉,他站起身來。于是,方絲縈看到他打開車門,她尖叫著說:“老尤,別管我,去拉住柏先生,快!”

    老尤沖了過去,可是,來不及了,柏霈文已經鉆進了駕駛座,立即,他熟練的發動了車子。方絲縈從地上爬了起來,奮力的追了過來,哭著大喊:“霈文!不要!霈文,聽我說——霈文!”

    車子“呼”的一聲向前沖出去了,方絲縈尖聲大叫,老尤追著車子直奔。方絲縈一面哭著,一面跑著,一面叫著,然后,她呆立在那兒,透過那茫茫的雨霧,看著那車子直撞向路邊的一棵大樹,再急速的左轉彎,沖向山坡上的一塊巨石,然后轟然一聲巨響,車子整個傾覆在路邊的茶園里。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安徽快三官方网站 股票涨跌的本质 急速赛车收 股票期货配资公司是做什么的 高手彩票计划软件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下载安桌版本 重庆幸运农场选号诀窍 和讯股票 快乐彩12杀号技巧 炒股为什么很多人会亏 小鹿时时彩分析软件 贵州快3形态走势图昨天 050期排列3字谜画谜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 重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青海快三下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