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家有王妃初長成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大婚(二)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說話間,公主殿下的花轎到了門口,得了信,大家都往前院去,墨容麟站在廊上,看到白千帆出來,往前邁了一步,“母后。”

    眾人看到他,行了個禮,知道他有話與白千帆說,也不多打攪,匆匆往前院去了。

    “麟兒,”白千帆笑吟吟的打量他,“你好像又長高了,”她站到他身邊拿手比了比,“以前母后在你這兒,如今只到這兒了。”

    墨容麟看著嬌小的白千帆,一時間有些酸澀,小時侯是母后保護他,長大后,他什么都沒有回報,還捅了母后的心窩子。

    他低下頭,“母后,兒子對不起您……”白千帆拿手掩了下他的嘴,“別說了,一切都是命數,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咱們朝前看。”

    見墨容麟低頭沉默著,她笑著拍拍他的肩,“這幾年你做得不錯,把東越打理得很好,你父皇對你評價頗高,母后相信你定能做個千秋萬代的好皇帝。

    如今你成了親,有了自己的小家,母后雖然沒念過什么書,也知道家和萬事興,你和芃芃把日子過好了,為天下百姓典范,百姓們自然向你們看齊,小日子也會安樂,家家都和美,咱們東越也就天下太平了。”

    墨容麟點點頭,“兒子知道了。”

    這些話雖然很淺顯,道理卻很深。

    母后果然活得通透又敞亮,相比之下他就……那塊壓在他心頭許久的大石,終于落了下來。

    墨容澉站在門口看了半響,慢慢踱過來,習慣性把白千帆往懷里攏了一下,看著兒子,“麟兒,借著這次清揚和晟兒成親,我和你母后回來看看你們,你們都大了,有自己的天地,今后我和你母后應該不會有機會再回來了,前面的路要靠你自己去走,護好弟弟妹妹,護好江山社稷,你肩上的擔子很重啊!”

    “請父皇母后放心,”墨容麟朝他們深深鞠了一躬,“兒子定會護好弟弟妹妹,護好江山社稷,也會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的,兒子想你們了,就去江南看望爹和娘親。”

    他最后稱呼的是爹和娘親,墨容澉和白千帆都欣慰的笑了。

    他們一度擔心墨容麟會成為一個面冷心冷的人,現在看來,還好,沒走樣,是他們嫡親的兒子。

    ——經過一系列繁瑣的程序,終于到了拜堂成親的步驟了,墨容清揚都有點迫不及待了,倒不是為了別的,她太想早點見到爹和娘親了。

    墨容澉和白千帆到了臨安城沒有回宮,直接去的寧府,說是太上皇怕太后累著,懶得進宮了,讓綺紅收拾了清靜的廂房給白千帆歇會覺,她聽到消息,忍不住腹腓:她爹果然是全天下愛妻的典范,愛得連親閨女都丟一邊了。

    拜完天地拜高堂,墨容清揚被喜娘扶著轉了個向,自己把蓋頭掀起來,看到上頭端坐的墨容澉和白千帆,高興得直喊,“爹,娘親!”

    邊叫邊要往他們走過去,喜娘趕緊把蓋頭放下來,小聲說,“殿下,還沒禮成呢,您再忍忍。”

    墨容清揚吐了吐舌頭,扭頭看寧安一眼,后者笑看著她,似乎有點拿她沒辦法的樣子,她心里甜滋滋的,心想,寧安愛她定不會比她爹愛娘親少,她的夫君定也是個讓人稱贊的愛妻典范。

    禮成,公主殿下被送進洞房。

    別人成親,新郎倌要招待完賓客才入洞房,寧安沒有,他太了解墨容清揚了,公主殿下是個坐不住的性子,所以他得早早幫她挑了蓋頭,不然那貨會自己把蓋頭扯下來的。

    挑起蓋頭,寧安想像的是新娘子含羞帶怯的半低著頭,但公主殿下顯然不走尋常路,她仰著臉,沒有半點羞澀,笑嘻嘻的看他,“寧安,我是你媳婦兒了。”

    寧安笑,“……”喜娘嘴角抽抽兩下,說,“殿下與附馬喝交懷酒吧。”

    “好呀。”

    墨容清揚走到桌邊去拿酒杯,被喜娘攔住,“殿下,這事有人做,您好生坐著就行。”

    不是頭一回當喜娘,卻沒見過這么積極的新娘子。

    小酒杯遞到兩位新人手里,眾目睽睽下,寧安有點不好意思,微微紅了臉,墨容清揚主動把胳膊繞上來,頭也湊過來,酒杯放在嘴邊斜著眼睛問喜娘,“是這樣么?”

    喜娘,“……是,是的殿下。”

    她的臉幾乎貼上來,寧安有點窘,喝交杯酒而已,沒說要貼面喝呀,那貨居然還叫起來,“寧安,你撞著我鼻子了。”

    寧安,“……”幾個丫環偷偷捂嘴笑。

    白千帆和綺紅綠荷她們躲在門邊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卟哧笑出聲來。

    這一笑,寧安更不意思了,趕緊把酒喝了完事。

    墨容清揚看到白千帆,高興得過來抱她,“娘親娘親——”白千帆笑著抱了一下閨女,“都成親了,還撒嬌呢,坐好,娘親有話要囑咐你。”

    “娘親你說,”在白千帆面前,墨容清揚端端正正坐好,一副很乖巧的樣子。

    “寧安,你也坐下。”

    “是,太后。”

    寧安也坐下來,他知道太后要囑咐的應該是他。

    誰知道白千帆一開口,他就愣住了。

    “寧安,清揚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我,她爹收拾不了她,我來收拾她。”

    墨容清揚不樂意了,“娘親,你不是要囑咐我么,怎么囑咐他呀?”

    “娘親當然也要囑咐你,”白千帆正了正臉色,“清揚,你打小被你爹寵壞了,養成了無法無天的性子,成親后,不準欺負寧安。”

    墨容清揚,“……”綠荷見公主殿下吃癟的樣子,樂得不行,又不好笑得太放肆,看著綺紅擠眉弄眼。

    “對公婆要孝順,不要沒大沒小的,凡事要跟寧安商量,不要自己擅自作主,夫妻相處要和睦,不要動不動就跟夫君打架,當家理事要有分寸,不要大手大腳花錢……要尊重寧安,不掃他的臉面,心疼他,噓寒問暖,寧安要是在外頭被人欺負了,要給他出氣……”在場的人越發偷笑得厲害了,別家是怕閨女被夫君欺負,到了公主殿下全反過來了,寧安的臉紅了又紅,卻不好說什么。

    墨容清揚也不好意思,紅著臉說,“娘親,我哪有你說的這么不懂事,你放心吧,我會對寧安好的!”

    綺紅也說,“太后放寬心,公主殿下和附馬一定會和和美美的。”

    “那就好,”白千帆最后又囑咐寧安一句,“清揚不聽話,揍她一頓就老實了,她就佩服身手比她好的。”

    寧安,“……”娶了個不走尋常路的媳婦兒,還有個這么獨一無二的丈母娘,老天爺對他太厚愛了。

    ——夜深了,賓客們漸漸散去,寧安回了洞房,清揚已經沐浴過,披散著頭發,笑嘻嘻看著他,緊張又故作鎮定的樣子,“夫君,時辰不早了,咱們洞房吧。”

    寧安糾正她,“你應該說咱們歇著吧。”

    清揚不解,“不洞房了么?”

    寧安,“……”洞房當然是要的,心心念念這么久,可不就盼這個么,只是當衣裳褪盡,公主殿下才發現自己把這事想得太美好了,但她不是個嬌弱的公主,她很勇敢,鼓勵的看著滿頭大汗的寧安,“來吧,你行的。”

    寧安,“……”大紅花燭靜靜的淌著淚,屋里鋪天蓋地的紅,賬子里亦是昏天暗地,兩個相親相愛的人糾纏在一起,慎重而坦誠的把自己交給對方……從穿開檔褲就在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成了最親密的愛人,那些嬉笑爭吵快樂憂愁,都融在漫長的時光里,到這一刻終于塵埃落定,原來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老天早已經注定,我們永遠不會分開。

    (全文終)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急速赛车游戏机厂家 深圳风采38 福建11选五中奖金额 宁夏十一选五下注 快乐扑克3在线购买 股票涨跌对上市公司有什么影响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 河南11选5基本走势图 快乐10分走势图 重庆时时现场直播视频 000001上证指数 上海时时乐历史数据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开奖 河南福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数字彩预测新浪彩票彩票预测 期货配资多少钱构成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