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縱橫之爭霸異世界 > 章節目錄 第十三章 魔核之威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雖然只憑一顆三星魔核的能量,想要鐵器的煉制,這實在是有一些勉強,但是曹焱超最終還是決定要拼上一把。

    因為按照曹焱超的想法,反正他們閑著也是閑著,倒不如試試看看,說不定就成功了呢?

    就算是不成功的話,那他們回去以后,再想別的辦法就是了。

    畢竟,現在最壞的結果,就是把煉鐵的計劃,推遲到幾年以后,再實行罷了。

    打定了主意之后,曹焱超就開始了一通忙活,他先是在燒火爐子的頂部點燃了一團火焰,然后就把這團熊熊燃燒的火焰,扔進了空蕩蕩的灶膛里面。

    接下來,就是不斷的往燒火爐子里面,添加了蘆葦桿和各種干枯的雜草碎屑,用來引火助燃。

    然后,灶膛里的火焰,慢慢的燒得越來越旺了,而這中間,曹焱超還不斷的往灶膛里添加材料。

    并且還對正在一旁呆呆的看著曹焱秋的曹焱冬,大喊道。

    “小冬子,趕緊去扇風啊!”

    而聽道了這話以后,曹焱冬立馬就行動了起來,他快速的跑到了燒火爐子后邊,一個專門用來送風的口子前面,然后就拿起了準備好的大葉子,賣力的扇起了風來

    有了新鮮空氣的助力,火勢更加的旺盛了。

    就這樣一直燒啊!燒,一燒了將近一個多時辰。

    看著,現在整個燒火爐子的外壁,都已經被火焰燒得有一些微微有些泛紅的樣子。

    而對此十分滿意的曹焱超,這才轉過頭,對著曹焱秋說道。

    “現在的火勢已經差不多了,你手里的魔核,是不是也該拿出來了?”

    沒想到,這一回曹焱秋也沒有再啰嗦什么,她很爽快的就從脖子上面,取下了一條用不知名的獸皮,制做而成的項鏈。

    在項鏈的上面,正掛著一顆散發著紅色光芒的魔核,然后她就把這顆魔核遞給了曹焱超。

    在接過了,這顆還帶有著微弱體溫的紅色魔核的時候,曹焱超不禁好奇的觀察了一下。

    結果發現,它就是一顆散發著紅色光芒的石頭嘛,又或者說,它其實就是一顆紅色的結晶也是可以的。

    而在研究了紅色魔核一會兒之后,他發現從這顆紅色魔核的內部,有著一股莫名能量,正在魔核的里面,不斷的翻騰,躁動著,就好像它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一樣?

    “小秋,這玩意,該怎么用呢?”

    結果,在考慮了一下之后,曹焱秋這才有一些不舍的說道。

    “最簡單的用法,就是你把這顆魔核直接扔進燒火的爐子里面,那魔核里面的能量,自然就會被燃燒的火焰,給激活了。”

    聽到這話以后,曹炎超不禁一愣?

    “不對啊!如果是這樣做的話,那你這顆魔核豈不是也要一起被燒毀了嗎?”

    卻沒有想曹焱秋,一臉理所應當的說道。

    “毀了也就毀了吧!不就是一顆三星魔核嘛,將來你再賠一顆給我就是了?”

    這話說得,曹焱超又是一愣?

    于是,曹焱超不禁有一些生氣的說道。

    “可你不是說過,魔核是可以重復使用的嗎?”

    曹焱秋也意識到曹焱超已經生氣了,于是她也就不再逗弄曹焱超了。

    “剛才我說的,那是最簡單的使用方法。

    而除此之外,當然還有別的方法,就比如說,一手拿著魔核,另一只手拿著一塊遂石,然后,將兩者用力撞在一起,那樣就能發動魔核里的火焰了。”

    曹焱超聽得滿頭都是黑線,那不就變成一個噴火器了嗎?

    這個該死的曹焱秋,居然敢這樣耍弄它,真的是,唯女人難養也!

    只不過,這樣一來曹焱超辛苦建立起來的燒火爐子。

    豈不是就成了一個擺設了嗎?

    更可惡的是這個該死的曹焱秋,居然還看著他們傻呼呼的忙活了大半天,結果到了現在,才說出了,這個法子來。

    這實在是太坑人了啊。

    當場就要發作的曹焱超,最終還是冷靜了下來。

    畢竟現在的他,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了,也就只好無可奈何的爬上了,事先修建在燒火爐子旁邊,專門用來添加燃料的梯子上。

    不過剛爬到燒火爐子的頂端,曹焱超就發現他沒辦法接近送料口。

    原來燒火爐子里的火勢,已經完全起來了,熊熊燃燒的火焰,讓人根本沒辦法接近。

    所以,曹焱超也沒辦法接近到爐口的位置。

    雖然曹江軍在修建燒火爐子的時候,很聰明的修了兩個口子,一個大口子專門用來放入各種的材料,而另一個小口子,則是專門用來排放廢氣的。

    但是由于,曹焱超缺乏實際的操作經驗,所以他的這個燒火爐子的在設計上,就有了一個很大缺限。

    那就是當火勢太大的時候,很容易就會出現火焰反卷的現象。

    而現在的火勢,就變成了這個可怕的模樣,熊熊燃燒的火焰已經燒到了,放料口的位置上了。

    面對著這熊熊燃燒的火焰,曹焱超壓根就沒辦法接近。

    不過,在猶豫了一下之后,曹焱超就做好了,今天注定是要失敗的打算,然后他就大聲喊道。

    “小秋,能把你左手邊的那個木筐,拿給我嗎?”

    原本正在一旁看熱鬧的曹焱秋,在聽到了這話以后,不禁愣了一下,然后她才反應過來,這應該是重新接納她了啊?

    果然是舍不得魔核,套不著狼啊!曹焱秋雖然心里面十分的得意,但是她還是立馬就拿起了一個裝滿了大量碎石的木筐,然后遞給了曹焱超。

    曹焱超在仔細的檢查了一下木筐里的碎石,確認了它們應該就是鐵礦石的碎片以后,他就一股腦的把一整筐的碎石,全都倒進了放料口里。

    只是一瞬間,原本還熊熊燃燒的火焰,頓時就被傾倒下來的碎石,給壓了下去。

    結果,現在的曹焱超,又開始擔心碎石,是不是倒得太多了,萬一把好不容易才燒起來的火焰給壓滅了,那豈不是虧大了嗎?

    于是曹焱超,只好又大聲喊道。

    “小冬子,風勢不夠啊!趕緊加大風力啊!”

    結果,已經辛苦扇風扇了半天的,曹焱冬只好咬著牙,繼續往灶膛里送風。

    而隨著不斷,有新鮮空氣,被曹焱冬扇進燒火爐子的灶膛里面。

    之前,差一點就要熄滅的火焰,也在大量空氣的作用下,再一次熊熊燃燒了起來。

    眼看著燒火爐子里面的火勢越燒越旺,曹焱超卻沒有一點點的放松,反面是一臉的凝重。

    因為,為了要達到現在的燃燒效果,曹焱超已經把全部的燃料,全都投入到了燒火爐子的里面了。

    可是曹焱冬剛才倒進去的鐵礦石,卻剛剛才開始有一點點的泛紅,離被火焰完全燒化,還有一段不小的距離啊!

    無奈之下,曹焱超就只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曹焱秋的魔核上面了。

    于是,曹焱超慢慢拿起了曹焱秋的魔核,又從杯里掏出了一塊從張小花那里要來的燧石。

    然后,就用力的將兩者撞在了一起。

    果然,下一刻,原本就隱藏在魔核里面燥動的能量,就開始活躍了起來。

    可是跟曹焱超想的不太一樣,并沒有從魔核里面,噴射出什么火焰來。

    反而是在跟燧石撞擊了之后,魔核開始變得越來越熱,好在曹焱超的反應還算迅速,他愣了一下子之后,就把進入活躍狀態的魔核,扔進了燒火爐子的灶膛里面。

    這下子,就好向往油鍋里加了一滴水一樣,頓時整個燒火爐子都沸騰了起來,火焰不斷的升騰。

    再加上,曹焱冬賣力的扇風。

    整個燒火爐子,都變得不安份了起來,就像是一個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的活火山一樣。

    嚇得曹焱超,頓時就從燒火爐子的頂端,跌落了下來。

    還好,這個燒火爐子的樓梯,也不是很高,要不然曹焱超,就真的要摔出個好歹來了。

    而看著曹焱超的狼狽模樣,一旁的曹焱秋,頓時就毫無形象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這個時候,曹焱超那里還不知道曹焱秋,根本就是在戲耍他,或許魔核真的是有其它的使用方法,但是絕對不包括,用燧石撞擊的這一種方法。

    頓時就把曹焱超氣炸了,他憤怒的看著曹焱秋,要不是看她是一個小女孩,曹焱超恨不得立馬就沖上去揍她一頓。

    嗯,其實事情,并不是像曹焱超想的那樣,用燧石撞擊魔核,確實是魔核的一種用法,只不過一般人是不會這樣干的。

    這就跟用燧石直接去砸,火藥一樣,非常的危險。

    大家更喜歡的方法是,還是直接把魔核扔進燃燒的火焰里面。

    魔核在火焰的剌激下,自然就可以用來生火了,根本就不需要,用燧石來撞擊魔核。

    不過在看到了,曹焱超那想要殺人的目光之后,曹焱秋也立馬認慫了,于是她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小超,這不可怪我,完全是你想多了,魔核本身就是高階魔獸死后,才遺留下來的精華部份,又怎么可能會被普通的火焰,給燒沒了呢?”

    這話說得曹焱超一愣一愣的,最終他的氣也漸漸消失了,畢竟他并不是一個真正的小孩子,而是一名成年人,怎么可能跟一個小女孩計較呢?

    而看著越燒越旺的燒火爐子,曹焱超也只能無可奈何的從地板上爬了起來,然后他一邊拍了拍身上的塵土,一邊向曹焱秋詢問道。

    “那你知道,魔核里面的火焰,能夠燒上多久嗎?還有這火焰的溫度,能有多高嗎?”

    結果,曹焱秋卻是兩眼一摸黑,她就只是知道魔核的火焰,足夠把一個普通人燒成飛灰了,而且還是連渣也不剩的那種,如果遇上了,非火系的三星魔獸的時候,也能夠直接將它們活活燒死。

    但是,關于火焰的具體溫度?那是什么玩意,她完全不懂?

    “溫度是啥子?我不知道啊!不過想要燒死一個人,那是完全沒有問題的,而且還是燒得渣也不剩的那種,哦,親!

    至于說,能燒上多久,那我就更不知道了,只不過我用得最久的一次,足足燒了二個多時辰吧!”

    這話說得,曹焱超在心底里,暗暗的發誓,他以后一定要遠離這個無知的女人。

    曹焱超原本只是想要找一個燒火的材料,可是這個蠢女人卻直接給了他一個核燃料,這不是吭人嗎?

    這個蠢女人,真的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啊!

    不過,看了眼燒火爐子,又看了看,自已家所在的方向。

    此時的曹焱超也不禁慶幸,當初曹江軍在修建爐子的時候,原本是想修在離家近的地方,但是由于他的強烈要求,這才把燒火的爐子修建在了護村河的旁邊。

    這里離曹焱超的家,至少有一百多米,應該是不會被火焰波及了。

    就算是燒火爐子,最終因為承受不了魔核里的火焰,被燒得炸裂開來,他也不用擔心會傷及無辜了。

    當然了,現在的問題是,要不要讓魔核里的火焰,繼續燒下去呢?

    如果,想要控制火勢的話,只需要讓曹焱冬停止扇風,那沒有了新鮮空氣,燒火爐子里的火焰,自然就會慢慢熄滅了。

    當然了,最后的答案,自然是要繼續的燃燒下去!

    反正最壞的結果,也只不過是,煉不出鐵來,就連燒火爐子也被魔核里面的火焰,燒成一堆的渣渣罷了。

    當然了,預防工作,也是要做一下的。

    于是,曹焱超就毫不客氣的拉著曹焱秋一起,來到了河岸旁邊,兩人就開始了挖溝。

    沒錯,這就是曹焱超最后的手段了。

    一旦整個燒火爐子,都完全燃燒起來的話,那他就直接掘開河堤,把洶涌的河水放進來。

    然后,就可以用洶涌的河水,把已經失控的燒火爐子,完全澆滅。

    當然了,這只是一個最后的手段,不到最后一刻,曹焱超是不會用這種辦法的。

    畢竟,曹焱超可沒有把握,讓曹江軍再幫他修建一個燒火爐子。

    好在,引水溝的整體部份,都已經挖的差不多了,所以沒過多久,曹焱超和曹焱秋就把引水溝的剩余部分挖好了。

    而累得半死的曹焱秋,也就只能恨恨的看著曹焱超,她自然是知道,曹焱超這是在故意報復她,以泄私憤,但是她也沒辦法說什么。

    當然了,曹焱秋也是可以一走了之,只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先不說,在燒火的爐子里面,還有著曹焱秋爹爹,送她護身用的魔核,就說她為什么要回過頭來找曹焱超和曹焱冬呢?

    自然是因為,她想要把燒烤河魚這道菜,推廣到全村啦!

    如果現在走了,那豈不是,等于之前的事情,全都白忙活了嗎?

    正當兩人相顧無言的時候,一直都在賣力扇風的曹焱冬,卻突然大聲叫道。

    “不好了,走水了,走水了啊!”

    原來正當曹焱冬賣力扇風的時候,突然一陣猛烈的西北風,從他的身后吹了過來。

    這一陣猛烈的西北風,讓正在賣力扇風的曹焱冬,不禁一陣舒爽。

    可是,當他重新回過神來的時候,整個燒火爐子都已經燃燒了起來。

    原本,經過曹江軍特別處理過的燒火爐子,是不會這么容易被直接點燃的。

    但是一來魔核的燃燒效果,實在是太過驚人了,遠超曹焱超的意料;二來,這陣西北風,來得實在太不是時候了。

    這兩者相加,一會兒的功夫,整個燒火爐子,就完全燃燒了起來。

    看到燒火爐子,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燃燒的火炬的時候,曹焱超和曹焱秋,兩人都不禁一愣。

    不過曹焱超很快就最先反應了過來,他當即就對著還站在原地發呆的曹焱冬,大喊道。

    “快跑啊!別傻站著啊!?”

    結果,曹焱冬一方面因為扇風,扇得太久了,導致了整個身體都有一些僵硬,二來可能是因為實在是太過緊張的原故,他居然習慣性的又開始發呆了,就這樣站原地,一動也不動。

    看到這種情況,曹焱超心里頓時是,又氣又急,在無奈之下,他也只好沖了上去。

    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發動了,九境真言里的力字訣,快步向曹焱冬沖了過去。

    這個可是這半個來,曹焱超每日苦練的結果啊!

    所以,在短短的幾秒之后,曹焱超就已經沖到了曹焱冬的面前。

    看到呆在原地的曹焱冬,曹焱超也沒有想太多。

    直接一把抱起了,還在發呆的曹焱冬,拔腿就向河道的方向,跑了過去。

    沒辦法,誰知道突然之間,會刮起了西北風呢?

    黑山村平常的時候,都是刮東南風的。

    幸好這里離曹焱超的家,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所以他并不用擔心,這巨大的火焰,會燒到他的家里去。

    現在需要擔心,反而是他自己和曹焱秋,曹焱冬,會不會被反卷回來的火焰,給活活的燒死。

    畢竟,曹焱秋可是說過的,這魔核里的火焰,可是能夠把人燒成飛灰的,還是連渣渣都不會剩下的那種。

    結果,還沒跑上幾步,曹焱超就看到一股河水,正沿著引水溝洶涌而來。

    很顯然,這是曹焱秋在醒悟過來以后,就立馬掘開了河堤,把洶涌的河水,給引了過來。

    都這個時候的曹焱超,也沒有想太多,他還抱著曹焱冬繼續向曹焱秋所在的地方,跑了過去。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通離那個越燒越旺的燒火爐子,離得越遠越好!

    但是,曹焱超最終,還是沒有跑上多遠,他就只聽到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

    “轟!!!”

    然后,正抱著曹焱冬拼命逃跑的曹焱超,就只感覺到了一陣天旋地轉。

    至于之后的事情,曹焱超就完全不知道了。

    ……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山西体彩11选五5遗漏 疯狂捕鸟游戏 信托在线基金理财平台 东方6十1下期预测 100期货配资 彩票下载手机版双色球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云南云南时时彩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江苏十一五期 重庆幸运农场最近500期 恒源煤电股票 华东福彩东方6 1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一定牛 三肖期期准 体彩有哪几种玩法 上风高科股票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