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宋安樂侯 > 正文卷 第49章 這是真的?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范宇對于張陳兩位老漢所提出的要求,并不是很感冒。

    這兩位老漢怕自己兩家人吃閑飯,會受到范宇的嫌棄,因而感到不安。這是一種相當樸實的想法,也很明白相互之間的依從關系。

    他們只是想找些事情做,并不是想著搞些新鮮東西。

    可是范宇卻不想搞什么磨坊,那玩意兒除了磨面之外,就沒多少用處了。而且草橋鎮就守著賈魯河,這附近的磨坊沒有二十個也有十多個。

    “兩位的意思我明白了。”范宇微微搖頭道:“不過,我不需要磨坊。”

    張陳兩個老漢聽到范宇這么說,以為范宇是覺得他們兩家人沒了用處,便有些著急。

    “主家,家里有個磨坊好,可以磨麥子磨豆。建得近些,也省了去別的磨坊路遠。”張老丈搓著手道。

    范宇哈哈一笑,擺手道:“你們的心意我明白,我雖然不想建磨坊,但是可以建別的。”

    陳老丈急忙問道:“那主家想要建什么,只要我們做得了,就一定給主家建起來。”

    “我要建一個制鍋廠。”范宇看著兩人道。

    聽到范宇的話,張陳兩位老丈都有些懵,制鍋廠是什么東西,制鍋的嗎?那不是鐵匠鋪子才制鍋?

    “這、這……主家要建制鍋廠,可是要我們兩家把這房屋都建起來?”張老丈試探著問道。

    制鍋這種事,他們是不懂的。但是要建一個鐵匠作坊,還是要泥瓦匠和木工匠的。

    “我要用水車制鍋。”范宇知道這兩個老漢都理解不了自己的話,就只能耐心的道。

    張老丈兩眼都快瞪了出來,“主家要用水車制鍋,這可如何制得?我見過鐵匠制鍋,都是先弄出模具來,然后灌注生鐵,才能將鍋鑄出來的。難道主家可以用水車鑄鍋不成?”

    陳老丈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沒什么可問的,便表忠心道:“主家,這制鍋廠的泥瓦工我家都包了,就是模具我也能做。”

    范宇笑了起來,他之前在太白樓做那兩道菜的時候,就曾用過大宋時代的鐵鍋。那鍋可是又厚又重,比鼎也薄不了多少,說是鐵鑊更確切一些。當時炒菜之時,可是費了不少的勁。

    因此,范宇便想著,如果有一個后世的炒鍋就好了。

    現在兩個老丈要求范宇給安排些事情做,他就想起了這件事。

    原本泥瓦匠與木匠與炒鍋是八桿子打不到一起的,可是這兩人又偏偏提出建個水力磨坊。這下子可打開了范宇的思路,要是自己建一個原始的水力沖壓機,豈不是可以做炒鍋了?

    他起初是想著研究個水力紡織機,可是北宋這個時代,棉花種植還沒有普及。包括他自己身上穿的,還是細麻布的衣衫。這時就算研究出來一個水力紡車和紡織機,也沒有用武之地。

    反而不如造個原始的水力沖壓機,來的更有用一些。

    除了滿足自己對炒鍋的要求,還可以拿出去賣啊。賣一個炒鍋,送一份如何炒菜的說明。以大宋民間的消費能力,那還不賺的翻了?俗話說,民以食為天,誰能阻擋美食誘惑。更何況沖壓的鐵鍋,可比鑄鐵鍋要節省鐵料,也節省人力,這價格還要低些。

    范宇怎么算,這似乎都是一筆好買賣。

    “好了,你們去那些饑民之中,找個會打鐵的鐵匠來。”范宇對著兩個老丈道:“他若愿意,可以來我這里做事。和你們一起,將這制鍋廠一起建起來。”

    兩位老丈對于范宇是服氣的,雖然不知道主家在說什么,可是看樣子飯碗是保住了。

    “主家既然已經拿定了主意,那我們二人便按吩咐去做。”張老丈看了范宇一眼,還是忍不住道:“只是又要多養一人或者一家人,主家可要量力而行。”

    范宇算了算家中的糧食,除去上次賣掉的二十石,還有近一多半。有這些糧食在手中,足夠撐過陳州的饑荒了。

    “他若是要帶一家人過來,也不是不行。只要將活計做好,便不是問題。”范宇拍板道。

    兩人看他沒有再更改的意思,便告辭而去。他們兩個去了河道下游,找那兩名衙役,到饑民之中打聽鐵匠之事。

    范宇這里暫時沒了事情,可是陳州的展昭又一次接到了范宇的來信。

    這信上的內容,可是有些讓他吃驚。西華縣的知縣私自克扣鄉紳所捐錢糧,這種事情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在陳州放糧的節骨眼上,還敢這么做,那可就是重罪了。

    展昭不敢耽誤,拿著信便去了后面找包拯。他要請包大人這位欽差來做主,速速派人去傳喚西華縣的賈知縣清查此案。

    包拯正在后面與師爺公孫策下棋,兩人你來我往,殺了個旗鼓相當。

    展昭也不管這些,上前對包拯道:“包大人還請稍事休息,我接到了西華縣的來信,還是那位范小哥所寫。這一次他可是又有事情了,還要請包大人做主。”

    聽到展昭的話,包拯便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疑惑的看了展昭一眼。

    “展兄,這位范小哥不過是民間之人,上一次便經過你,獻了以工代賑的辦法。這還沒過多久,便又來信。”包拯的黑臉之上并沒有什么表情,可顯然不太高興的道:“他可是覺得自身有了一些功勞,便想邀寵生驕指揮官府做事。”

    展昭聽到包拯的話,便搖搖頭道:“包大人莫要錯怪于他,他倒是給大人又獻了一策,只是還有另外之事,非大人做主不可。”

    包拯的眉頭一挑,果然是借著獻策之事,想要指揮官府做事。對于這種整天對著官府和他這個欽差指手畫腳的家伙,那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不過是個白丁,這么做可就有些沒有規矩了。

    “包大人,此子不象是個莽撞草率之人。既然他敢寫信過來,定然不是閑事。若是真如大人猜測的那樣居功而傲,那大人再治他的罪的也不遲。”公孫策看著包拯道。

    雖然有些怒氣,可包拯還是去取展昭手中的信件,定睛看去先是點頭繼而大怒。

    “這是真的?”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真的有北京三分彩吗 四川快乐12中奖口诀 在线配资服务 快乐10分胆拖玩法 特尾大小资料大全 上海快三组合走势 山东11选5是什么样子的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开奖 上证指数走势图怎么看 118图库管家婆精选 七星彩100期开奖结果查询 台州股票配资公司 四不像特肖图 四川体育彩票中心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是多少 什么叫做拖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