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迷途的敘事詩 > 迷途者 第一百八十章 夜之食原與月的神明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好了好了,我說啊,繼續這么糾纏下去氣勢也不會有什么結果,不如我們回去找個地方好好的坐下來,大家心平氣和的談一談怎么樣?”

    夏冉覺得這樣子不太行,這兩姐妹之間的關系未免太過水深火熱了一些,而本來應該可以作為兩人之間的緩沖的綿月豐姬,卻又顯得過于淡定,居然選擇了在這個時候劃水摸魚……

    雖然那位殿下真的很溫柔,然而她這個時候卻是什么都不做,就是溫柔的在那邊笑吟吟的看著發生的事情,似乎很高興看到這一幕的樣子。

    或許在她看來,這反而是一件好事吧

    別扭的兩個妹妹有些摩擦沖突,互相都不服氣,這也總歸好過以前的那種疏遠冷漠,仿佛毫無關系,平時也不會怎么接觸,近乎老死不相往來的狀態。

    比素未謀面的陌生人的關系都還要有所不如,這個就真的很讓人頭疼了。

    好吧,其實這位豐姬殿下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做。

    譬如說她現在就站在雪之下同學那邊附近,靜靜的聆聽著少女的話語,偶爾還在陽乃小姐情緒激動的時候出言撫慰,并且主動幫雪之下同學解釋神秘側的世界。

    她的語氣更為溫柔,用詞更為精確,但是也更為委婉,很好的讓陽乃小姐的情緒被安撫住了,幫助后者更好的調整世界觀并且接受現實……

    坦白地說,真的是一個很溫柔的姐姐大人一般的角色定位,就只是搞錯了“到底是誰的姐姐”這個無關緊要的小小問題而已,只要將她也看作是雪之下家的女兒就可以了……

    不過夏冉雖然對此一點兒也是覺得喜聞樂見,但是回到他這邊的話,就是感到有些頭疼了。

    老少咸宜的血腥場景是肯定不可能出現了的,畢竟雪之下同學和她的姐姐也還在場,不能夠在這方面被扣掉太多分……因為再怎么說都好,這些元素都是不適合的,要是真的讓陽乃小姐發現這個世界竟然這么獵奇

    分尸、肢解、虐殺、姐妹相殘……諸如此類的事情居然顯得很是稀松平常的話,她絕對要拼死阻止的吧?這種事情想想就知道了。

    不過既然不能夠讓她們真的打起來的話,那么最好還是盡快解決比較好,現在她們嚷嚷得令人頭疼,簡直就像是炮姐與食蜂女王的曠世之戰一般,兩個lv5級別的超能力者發生的戰斗居然恐怖如斯……

    “呵,心平氣和的砍輝夜一刀嗎?”

    終于是收回了火焰長刀的綿月依姬拉遠距離,看著在夏冉身后探出腦袋來的黑長直公主殿下,額頭上隱隱有十字形的青筋暴起。

    “來呀來呀,妾身一直都站在這里沒有動過哦……”

    “有本事出來!”

    “你有本事過來啊!”

    “……”

    “……”

    這一刻,夏冉的額頭上也不禁滿布黑線,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夠有情緒,于是只能夠繼續維持著已經出現裂紋的虛假微笑:

    “既然大家都反對,那么就這么決定了,我們現在就回去神社那里再說吧……”

    “別胡說,我什么時候同意了!”綿月依姬絲毫不給面子,果斷的否認道,她根本就沒有同意過這件事就此作罷。

    “我也沒有說是你們同意了,這件事才能夠決定啊……”夏冉微微笑著說道,卻已經下定了決心,語氣之中帶著一種斬釘截鐵,不容置疑的魄力。

    “嗯?”

    綿月依姬反應過來,終于將凌厲的視線從蓬萊山輝夜身上移開,警惕的看著這個魔法使,身上的神靈氣息瞬間變得濃郁起來,這是她下意識的本能反應。

    就宛若是一下子進入了臨戰狀態,渾身肌肉緊繃,隨時可以爆發出速度與力量的豹子一般。

    “你準備強行插手嗎?”

    “如果有必要的話……”夏冉幽幽地說道,如果可以好好說話的話,誰想要訴諸于武力呢?尤其是他這種文質彬彬,熱愛和平的人。

    “……”

    “……”

    沉默了好半晌之后,看了看在那邊正在溫柔的解釋安撫著兩個普通人,似乎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的姐姐的不靠譜的綿月豐姬,綿月依姬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

    “算了,那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輝夜一馬吧,我不和她計較……”

    她的性格很認真很單純,雖然會因為憤怒不已的理由而一氣之下采取行動,但是也并非永遠只會意氣用事,否則的話,也不會是八意永琳教導出來的弟子了。

    正如眼前這人所說的,其實她不能夠真的把輝夜怎么樣,就算是對方不攔著,也真的只能夠在口頭上放些狠話罷了,其他的什么都不能做。

    就算是輝夜根本不會死,但要是真的干掉了她一次,想必也會引起師匠的不悅不滿,對于之后的計劃完全就是有害無益……

    所以說,夏冉其實還是在給綿月依姬一個臺階下,到了這個程度,她也只能夠冷靜下來,捏著鼻子認了。

    “哼……”蓬萊山輝夜輕哼一聲,黑亮的眼眸一轉,似乎一抹狡黠閃過,準備繼續發動嘲諷,畢竟這種機會可不多得,公主大人自然要窮追猛打才行。

    “公主殿下,請給我一個面子,可以嗎?”

    然而夏冉卻是已經轉過身來,異常的誠懇的與她對視著,平靜的開口說道。

    “嘁……”少女瑰紅色的雙眸帶著不滿的注視著他,片刻之后,才轉過頭去,算是默認了這件事。

    似乎這一出鬧劇就要到此結束了……如果沒有意外的話。

    當然了,這個世界上什么都缺,唯獨就是不缺意外。

    所以

    空靈,靜謐,滄桑,神秘……當這種亙古的神靈氣息陡然降臨的時候,是就連夏冉都有些始料未及的,他回過頭去,只看見綿月依姬臉上已經沒有怒容。

    “她”只是在平靜的注視著自己,手中的太刀已經褪去了火神的神性力量依附,清冷的刀光宛若月華一般反射著不知從何而來的光澤。

    “……”

    “……”

    這一瞬間,鴉雀無聲。

    就連綿月豐姬都禁不住的張了張口,差點兒驚呼出聲,自然是所有人都察覺到了問題所在,紛紛看了過去,也都第一時間察覺到了情況不太對

    明明看外表的話的確還是原來的那個少女,淡紫色單馬尾,容貌清麗,然而卻不再有著之前的那種武家之女一般的氣質,反而是如同月的神明一般。

    給人一種她渾身上下都在泛著神秘的月華,透出一股亙古滄桑,浩渺空靈的感覺。

    即使是看著有著少女的人形,然而腦海里的印象還是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輪皎潔的明月,莫名的有種眼睛看到的信息,與潛意識處理得到的認知結論不符合的奇特現象。

    但要說是認知沖突的違和感很激烈吧,這個倒也沒有,反而是有種相當矛盾的和諧美感。

    少女人形是“她”。

    那輪皎潔的明月也是“她”。

    “我就知道……”在一片靜默之中,夏冉揉了揉眉心,接著對著明顯出了狀況的“綿月依姬”詢問道:“你現在是……月夜見?對嗎?”

    盡管是詢問的句式,不過語氣很是篤定。

    因為這一位的氣息他本來就很是印象深刻,曾經在與八云紫的合體狀態之下,登陸過月面,與之隔著空間對視過一眼,留下了相當程度的印象。

    而且綿月依姬的能力是神靈憑依,神道教八百萬神的力量都可以隨意借用,其中三貴子的力量自然是重中之重,而且在三貴子之中,月夜見可是至今仍然存在的神性。

    并非已經離去的神靈,也并非只剩下傳說的痕跡,而是正體一直都存在著。

    這大概是綿月依姬能夠借用的最強的神靈之力,但是反過來同樣也就意味著,只要她借用過了月夜見的力量,穩定的聯系和渠道建立過一次之后,月夜見也能夠隨時神降到綿月依姬的這個容器之中。

    圣者是神靈的代言人,也是神靈的眼,綿月依姬就和巫女這樣的職業沒有什么本質性的區別,再加上她還是月夜見的女兒,這種情況自然更加無法拒絕。

    若是她本身很抗拒的話,自然不會太過順利,不過無論怎么看,綿月依姬大概都沒有抗拒的念頭,所以這位夜之食原與月的神明才會毫無征兆的突然降臨此間。

    少女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隱瞞的直接承認了下來,“她”此刻的確就是月夜見。

    “……”

    “……”

    月夜見都出現了?!

    這是開玩笑的嗎?一定是開玩笑的吧?!

    或者說自己其實真的就是在做一個稀奇古怪的夢,逼真而又荒誕,直到現在都還沒有醒來?!

    氣氛突然變得有些詭異,也突然變得有些微妙,陽乃小姐的眼神劇烈動搖著,似乎是剛剛好不容易臨時修補起來的三觀,再次遭到了巨大的沖擊。

    畢竟就連雪之下雪乃都一臉詫異,更加別說是她了。

    “算了,直接一些吧,請問有何貴干?”夏冉仔細思索了一下,覺得應該不用太過擔心,要是對方有什么敵意的話,就不應該是通過神降的方式找過來了。

    月之都距離這里的直線距離也不過三十萬公里的樣子,這一位一眨眼就能夠親自殺至……

    “妾身……想要看看……你身上的特別之處……”

    少女開口說道,聲音卻不是綿月依姬的那種聲線,而是更為動聽清脆,不過卻給人一種晦澀感。

    好似是很久很久沒有開口說過話了似的,有種碰碰磕磕,不太流利的感覺。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p2p投资理财平台安全吗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股票有几个板块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 在线配资上上盈靠谱 重庆快乐十分视频 广西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 5万6个月理财是多少 安徽快3预测网站 广东十一选五论坛 平码公式加7加12加22加9 南京商品期货配资 体育彩票11选五规则 福建11选5玩法规则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