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虧成億萬富豪 > 正文 第195章 我擔心的是你的命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許晴疑惑引頸探勘。

    好奇里面是啥。

    只見容怡吹了下上面的灰塵,緩緩地打開盒子。

    盒子里面放著很多證書,其中放在第一張的是國際語言協會ila驗證的英語證書。

    起初時許晴還不以為然。

    嗤!

    英語而已,有什么了不起的。

    大家都會啊!

    可是下一秒開始,她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幾乎都要掉出來。

    一般來說這種證書外面應該有個很大的皮夾子,可是容怡盒子太小了,她就把外層的皮夾子給拆了,只保留里面的證書。

    本以為英語地下是報紙。

    誰知地下的一張張紙,全特么是語言的證書!!

    葡萄牙語,俄語,德語…

    Oh,mygod!

    連希臘語都有?

    每一張語言證書翻出來,許晴眉頭就顫抖三下,血壓就往上一個臺階。

    她實在保持不了鎮定了,走上前拿起來打量著。

    那質地與手感,絕對是真家伙。

    因為ila是世界通用的語言驗證機構,她自己就在里面讀過德語,所以十分熟悉他們的證書。

    “德語找出來,法語可能放到了另外一個盒子里,你再等我一下。”容怡又走到鞋柜旁邊,拿起了一個墊腳的木箱子。

    打開來又是清一色的證書。

    看著容怡的操作,許晴嘴角止不住地在抽搐。

    腦子里面一片混。

    這特么的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怪物?

    同時望向張添意,似乎在發出詢問。

    張添意聳了聳肩膀,表示你問我我問誰,學神的世界我也不懂。

    許晴眉毛一挑,回應了一下,那是你的女朋友,你會不懂。

    就在兩人神識交流時,容怡突然驚叫了出來。

    “原來在這里,我總算找到。”

    從箱子里面拿出兩張證書放在了桌面上。

    分別是法語和德語的專業證書,同時地面上凌亂地灑落著滿地的證書,如同廢紙般。

    容怡眨了眨眼睛,沖著許晴優雅地問道,“法語和德語我都會了,你還有什么要求,這一并說出來吧,免得我再找一遍。”

    許晴望著滿地的語言證書,整個人快要窒息過去了。

    要求?

    你都精通20多種語言了,她還怎么提出要求啊?

    一張俏臉頓時變得火辣辣的,就像有火焰在燒一般。

    打死她也弄不明白,對方年紀明明還沒有大自己多少,學會的語言卻是她的

    倍。

    尼瑪!

    你長得這么漂亮,能力又這么厲害,條件如此優秀,干嘛不找一個好點的,非得要張天一這種人做男朋友。

    “我攤牌了,我不裝了!”

    許晴沉默了良久,發現自己面對容怡時幾乎是完敗,于是站了起來,伸手扯住自己的長裙,用力一撕。

    一大片雪白瞬間從撕開口處露了出來。

    可惜張天一還沒有來得及欣賞,就被容怡的纖手遮住了眼睛。

    “把眼睛閉上。”

    張添意正準備聽從對方的話閉上,容怡就把小手給挪開了。

    定眼一看。

    只見許晴長裙里面是穿著衣服的,風格與長裙迥然不同,上身是黑色的小背心,撐出了驚人的弧度,下身的緊身的小熱褲,襯托出潤圓修長的大腿。

    一身的打扮,可謂是將玲瓏有致的身材曲線展現得淋漓盡致。

    最令人驚訝的是,許晴渾身都紋著有紋身,左玫瑰,右火焰,胸口還有把巨劍。

    難怪要穿得那么嚴實,是怕暴lu本性。

    許晴上來就給自己點了根煙,狠狠的抽了一口,沖著張添意冷然道。

    “本來打算用清純姑娘的形象騙你回去結婚的,現在看來不現實,我給你最后一個警告,這婚,你結得結,不結也得結!

    否則后果自負,我,琺國巴里唐人街十六妹說的!”

    張添意驚住了。

    我靠!

    這還講不講道理了?

    說好茶言茶語的茶藝師呢?

    咋就一秒鐘突然變成江湖大佬了?

    “什么后果自負?我倒是想看看。”

    容怡雪臂環抱于胸前,平靜地問道。

    “想知道?有膽就單獨跟我到廚房里看看,不就知道了嘛?”許晴沖著容怡勾了勾手指,指了指廚房的方向。

    容怡豁然站了起來,徑自走入到廚房里面去。

    “容小姐,要不你還是別進去了,我擔心會出事,我還是去報ji

    g吧?”張添意憂心忡忡的。

    “不會呀出事的,我會跟她講道理。”

    容怡美眸眨了下,微笑的回答。

    張添意撓了撓頭。

    你…講道理?!

    許晴一副小太妹的樣子,像是會聽道理的人嗎?

    他張了下口,正準備再勸幾句。

    容怡卻已經率先走進了廚房。

    “現在心痛了?害怕了吧。”許晴冷笑了下。

    “心痛倒沒有,就是擔心會鬧出人命。”張添意如實說道。

    “呵,放心好了,我有分寸,不會要她命的。”

    說著,嘭的一聲將廚房的門給合上。

    張添意盯著合上的門,短嘆了口氣。

    “我擔心的是你的命啊。”

    果不其然,進去不到三秒,就傳來了許晴的聲音。

    “哼,居然敢跟著進來,看來你這個小婊砸還是挺有種的,我不妨告訴你,我跟拳王森學哎呀…你偷襲,我生氣了,后果更嚴重,我要認真了,看招!”

    “哎呀哎呀,要死了要死了,可惡,我要動真本事。”

    “啊!好痛!我不打了,我錯啊,姐,霸霸,求放過。”

    張添意聽著許晴的單體相聲,聳了聳肩膀。

    抬頭看一下上面掛著的表,前后加起來還不到一分鐘吧。

    比預想中還要快。

    你也太慫了吧,看你豪氣萬丈的,本以為你能撐個兩三分鐘,結果就這…

    或許,放最狠的話,挨最毒的打,求最慫的饒,說的大概就是許晴這種放蕩不羈的江湖大佬吧。

    咔嚓一聲,廚房的門重新打開,之前囂張跋扈的許晴,此時唯唯諾諾地跟在容怡的身后,被收得貼貼服服的。

    “我跟她講完道理了,她還挺好說話的嘛,一點都不可怕。”

    容怡露出很有禮節的微笑。

    張添意猛咽了一口口水。

    廢話,可怕的是你才對吧!

    “行了,我們之間的婚約就這樣取消了吧,你趕緊回去吧。”

    張添意淡然催促許晴離開。

    換作之前,他還有擔心一個女孩子大半夜出去好容易被人欺負。

    現在看來,只有她欺負別人,別人就甭想欺負她。

    也唯有像容怡這種級別的才能鎮住她,試問清幽市能有爾爾幾人。

    “尼瑪的,你當老娘舍不得你個憨憨…”許晴話沒說完,容怡一個眼神把憨憨兩個字給咽了回去,“我…我是回不去了。”

    “我這次來華夏是帶著結婚任務來的,我媽說了,要是不能結婚的話,就不許我回去,我是身無分文,所以我才出此下策。”

    張添意望向容怡,只見其點了點頭,嘆了口氣。

    “行吧,你就在這里先住下,等找到工作再搬吧,在此之前,你要幫手做家務和做飯。”

    望著整潔的大廳,以及滿桌子的食物,張添意還是挺滿意的。

    總算是有點用處。

    “那個…其實我并不會做家務的。”

    許晴尷尬的縮了縮鼻子。

    “笑話怎么可能?別想騙我,容怡最近學過微表情分析,要是你撒謊的話,全然瞞不過她的雙眼,容小姐告訴她,她是不是在撒謊?”

    張添意冷冷一笑。

    然而容怡淡淡回了句。

    “她沒有撒謊,確實是不會做家務。”

    “哈哈,聽到沒,容小姐已經拆穿你的謊言了,說你沒有…啥?她沒有撒謊?”

    張添意瞪著雙眼,驚訝地望著容怡。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南昌贝格福股票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河南快三走势 手机正规彩票网站 广东福彩好彩1玩法 天津快乐10分中奖规则 5万炒股一年赚多少 二分快三开奖结果直播 体彩北京快中彩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四川快乐12直选三遗漏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何为股票融资余额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