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步步驚華 > 正文卷 第四百四十五章 補償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陳員外為何如此說?”

    聽到皇上的質問,陳員外這才直起身子。

    “回皇上的話,聽聞那七王妃自幼就是草包一個,江北王爺又公務繁忙,沒有時間照顧七王妃,所以聽聞七王妃并沒有讀過書,也不會做女紅,琴棋書畫什么的更不用說了,其他三國人才濟濟,派來的又都是最為優秀聰明的皇子公主,老臣聽聞七王妃的名聲似乎已經傳到了別國,大家都稱呼她是繡花枕頭,這般既不能給母家爭臉,又不能替夫家爭光的女子,不要也罷!”

    “放肆!”皇帝聽完他說的話,狠狠地一拍桌上的奏章,怒聲說道。

    這陳員外還真是蹬鼻子上臉,把自己對他的忍讓都當成了理所當然,如今竟然還敢當面說王妃得不是,真是活膩了!

    “皇上恕罪。”陳員外見皇上發怒,急忙跪在地上,但臉上的表情也不見有一絲驚恐。

    “七王妃是皇家的兒媳,這件婚事還是朕指派的,你如此說難道是再說朕老眼昏花?”

    “老臣不敢,老臣惶恐!老臣只是怕別國公主來了,會點名要和七王妃比試,到時候若是輸了,那可才是丟了皇上的臉面,也是丟了燕國的臉面啊!”

    陳員外大聲說道,臉上老淚縱橫。

    大殿里又是一片竊竊私語,還有不少官員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顧岸頓時怒了,但還不等他開口,就有人飛身站在了陳員外面前。

    無煞一把揪起陳員外的衣領,把他提著腳尖挨地,陳員外嚇得不停的掙扎著。

    “打。”一旁的顧承軒薄唇輕啟,冷冷的說出口,手指不耐煩的敲打著扶手,臉上的表情已經看不出是喜是怒。

    無煞領命,抬起手掌就對著陳員外的老臉左右開弓,力氣之大就連站在最角落里的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也就十個來回,陳員外已經丟了大半條命,嘴角溢滿了鮮血,沙啞著嗓子低聲求救。

    顧岸抿了抿嘴,眼底一絲怒氣奔騰而過,這一個個的,是越來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算了吧,軒兒,陳員外年紀大了,就繞過他一回吧?”

    顧承軒一抬手,無煞就停止了動作,厭惡的看了一眼地上如一攤死狗似的陳員外,大步走到了顧承軒身邊站定。

    “這等奸詐小人也配得上父皇替他求情?”顧承軒冷言冷語說道,臉上仿佛覆蓋了一層冰霜。

    “七……七王爺,不是也不喜歡七王妃嗎?若是喜歡,那為何大婚當日把七王妃擋在了門口不讓進門呢?”陳員外仿佛來了精神,趴在地上斷斷續續的說完,隨后便吐了一口鮮血,連帶著幾顆牙齒滾到了地上,下巴上滴答滴答得淌著哈喇子和血水的混合物。

    “你算是個什么東西?配的上和本王爺說話?”顧承軒倨傲的抬起下巴,竟再也不看地上的陳員外一眼。

    “父皇,本王的王妃雖不會女紅,也沒讀過幾本書,但她該懂得到底可不比在場的諸位少,作為女子,能做到這般已經實屬不易,再說七王妃貌比天仙,兒臣還有什么不滿足的?”

    “嗯,軒兒說的對。”顧岸點了點頭,眼底有幾分贊同。

    自古女子無才便是德,再說那夏清歌容貌氣度可都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了,在這個以色為榮的時代里,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顧岸又看了一眼地上昏死過去的陳員外,眼底閃過一絲厭惡。

    “來人啊,把他給朕拖下去關進大牢。”

    “還有人上奏嗎?”看著陳員外被人拖出去,顧岸陰郁的神色緩解了不少,虎目冷冷的掃過地下的人群。

    眾人不說話,一旁的李公公急忙上前尖聲喊道“退朝!”隨即,扶著顧岸的胳膊走了出去。

    夏遠和顧承軒也不例外,隨著人群往外走,在快要走到宮門口的時候,兩人就被匆匆跑過來的小太監給攔住。

    “王爺,七王爺,皇上有事要和兩位王爺商量,這會子正在御書房里等著呢。”

    夏遠和顧承軒對視一眼,隨即一同往御書房走去,路上還在你一言我一句的交談著。

    “江北王爺可是養了個好女兒。”顧承軒突然來了這么一句,搞得夏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愣頭青。

    “七王爺何出此言?”

    “七王妃平日里在王府最愛做些什么?”顧承軒不回答,轉而又來了這么一句。

    “這個,小女畢竟是女兒身,雖是父女但也是男女有別,這個本王倒是不曾注意過。”

    “哦。”顧承軒冷漠得點了點頭,在快要走到御書房門口的時候,猛的停下,嚇得夏遠也愣在了原地。

    “王府里可曾來過什么奇能異士?”

    夏遠摸了摸后腦勺,仔細思索了一番,皺著眉頭回道“這個,應該是不曾有過的。”

    “嗯,本王知道了。”

    說完,顧承軒率先往書房里走過去,身后的夏遠急忙跟上。

    兩人進去的時候,顧岸正側躺在美人榻上,腿邊各跪著一個面容嬌美的宮女,正輕輕的替他捏著雙腿,見兩人進來,顧岸揮了揮手,兩名美婢才依言退下。

    “坐吧。”顧岸指了指眼前的椅子,十分隨意的說道。

    這兩個人,一個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一個是最得寵最有本事的大臣,這讓他怎么嚴肅的起來?

    三個風格各異的男子坐在書房里,一言不發的喝著眼前的茶,誰也沒有要先開口的意思。

    顧岸眼底閃過一絲晦澀,笑呵呵的開口“夏愛卿怎么還是這幅表情?朕已經把那老頭打入了大牢,朕已經看他不順眼許久了,這才終于有機會處理了他,只不過委屈了清歌那丫頭了。”

    “皇上言重了,陳員外所言句句屬實,臣哪有不服的地方?”夏遠的語氣雖然把自己放在可一個較低的層面上,可從他的表情中看出來他并不是十分的滿意。

    顧岸點了點頭,又把目光轉向了顧承軒。

    “軒兒也還在氣頭上呢?待會朕讓他們挑幾副首飾給清歌送到王府里去,權當是補償她了。”

    “兒臣替清歌謝過父皇了。”

    文學館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十一选五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新疆喜乐彩最新开奖号查询 股票 手机怎么识别真假钱 st股票涨跌幅限制 天津快乐十分彩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宁夏11选五走势图推荐号 重庆快乐10分钟走势图 河南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内蒙古11先5开奖结果 时时彩走势图彩票网 快3怎么看才算中奖了 股票指数有什么作用 百度网盘 山东11选5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