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一葉障天下 > 章節目錄 第四十八章 一生初次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將依舊昏迷不醒的蕭伊抱在懷中,望著四周的殘垣斷壁,此時究竟該去往何處容身,一葉一時間不知所措。

    “大家快跟上,前面就要到仙宗了……”

    一葉茫然之際,卻是自遠處突然傳來了呼喊聲,再仔細感受,又是聽見大量的腳步聲。

    “又有修士想來趁火打劫嗎?”一葉不由得緊張起來。依照這動靜推斷,來的人似乎異常的多,一葉此時帶著昏迷的蕭伊不一定能夠應付。

    等來人走近,一葉卻是大感意外,等看清他們的身形,一葉一時猜不清對方的來意。

    這個不下千人的隊伍里,男女老少皆有,都是毫無修為的凡人。上至七八十歲的老人,下至十一二歲的孩子,每人身負重擔,或肩抗鏟具斧頭,或手拿刨具拉著推車,浩浩蕩蕩地進入了歸一宗。

    那領頭的老者最先注意到了一葉,便見他立刻向身后的眾人揮手示意,原本躁動的人群很快就變得鴉雀無聲,紛紛將目光投向了一葉。

    這位老人滿頭白發,佝僂著背板,只見他扔開自己的拐杖,邁開最有力的步伐一步步向一葉走來。

    老人來到一葉面前,激動的情緒使得他孱弱的身軀微微顫抖,在一葉一臉不解地注視下附身跪拜,“城中萬千百姓感謝歸一宗上仙守護之恩!”

    “感謝上仙守護之恩!”隨著老人的動作,其身后的千名老少皆于同一時間虞城地跪拜在了歸一宗的廢墟之上。

    蒼茫的月色之下,殘破的廢墟之中,一葉看著眼前跪拜的百姓一時不知所措。

    “這就是蕭伊守護于此的理由嗎?”一葉喃喃自問……

    第二日清晨,一葉在那位老人的帶領下,將蕭伊帶到了城里的一處小院中。看著氣息正在修煉增強的蕭伊,一葉知道她不久后就會醒來了。

    久久打量著蕭伊的面龐,一葉知道自己已經對這個善良而又苦命的女子產生了情愫,但是自有所求的一葉不愿被兒女之情所困,所以他下定了決心要在蕭伊蘇醒前離開。要是等到蕭伊蘇醒,恐怕就很難輕易割舍這份特殊的友情了。

    現在群山中的兇獸幾乎已經全部死在了那位強者的掌下,而城中的百姓此時正在幫助歸一宗重建,蕭伊也即將蘇醒,一葉已經沒有了顧慮,立刻準備就此離去。

    一葉在蕭伊唇上輕輕一吻,便轉身離開了此處房間。

    輕輕帶上房門,一葉轉身一步步向院外走去,此去一別恐怕再也不能和蕭伊相見了,一葉心里百味雜陳。

    “我究竟是為了什么?”一葉不禁自問。“自邯鄲關到現在,我到底是為了什么在不斷地修行,是為了昔日的親人,還是為了探尋自己的身世,又或者是單純的對這片天地的向往?”

    心中的困惑讓一葉停下了腳步,他開始質疑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

    修行一路無非本就在于因因果果,如此決然的舍去又何嘗不是一種逃避了。

    “你要去哪?”在一葉恍惚之時,身后的房門已經被打開,此時一女子正依偎著房門靜靜地看著一葉。

    其實在蕭伊蘇醒來的那一刻一葉便有所感知。不知為何,自與蕭伊轉送神魂之力后,一葉就能清楚地感覺到蕭伊神魂情緒的波動。

    一葉沒敢回頭看向蕭伊,甚至一時不知道怎樣回答她的問題。

    “我很餓,能幫我找些吃的嗎?”蕭伊眼中淚光閃閃,此情此景五味雜陳。

    “好。”一葉轉身見蕭伊憔悴的模樣,話到嘴邊卻只吐出了一個‘好’字。答應了蕭伊變向的挽留,一葉知道自己終究也不是個無情之人。。

    一葉在蕭伊的目送下離開了小院,又在蕭伊的等待中帶來了城中百姓給予的食物。

    與蕭伊一同走近房間,一葉坐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蕭伊一點點吃完了桌上的食物。

    “群山外的兇獸已經被消滅殆盡了,”看著此時端坐在一旁的蕭伊,一葉此時心里不知作何打算。

    “嗯。”蕭伊的回應微不可聞,“我雖然一直沒有蘇醒,但對外界的變化也有所感知。”

    “啊?”一葉大感意外,如此的話自己剛才的舉動豈不是……

    一葉見蕭伊面色如常,便也是迅速平復了自己的情緒。

    此時一葉也不知道如何再與蕭伊所述,兩人之間又一次陷入了沉默沉默,沉默早已占據了二人相處的大部分時間。。

    蕭伊雙目失神,片刻后才站起了身,只見她運起法力,自院中引來井水注滿了房間的洗池。

    “這水太冷了,”蕭伊似是在向一葉示意。

    “好,”一葉稍有遲疑,隨后也是看出了蕭伊的想法,很快便是利用天火的熾熱將洗池里的水加熱到了合適的溫度。

    做完這一切后,一葉就要出去等待蕭伊沐浴更衣。

    “哐啷,”一葉正準備轉身離去,可哪知蕭伊順手就把門給帶上了,并且似乎完全不在意一葉的目光,開始一件件褪去自己的衣裳。

    “你不用出去了,在這里就好,”蕭伊背對著一葉,言語之中暗示十足。

    “這不太好吧?”一葉猶豫了,但并沒有開門出去,只是愣在了原地。

    而蕭伊卻是未曾理會一葉,沒有停下手中的動作。

    一葉內心是掙扎的,但未經人事的他顯然是抗拒不了的。既然蕭伊不曾避諱,那一葉也沒有理由故作矜持。

    就這樣,蕭伊在一葉的目光中脫光了自己的衣裳,毫無遮攔地一步步走進了浴池。在一葉的全程注視下,背坐于洗池,不緊不慢的擦拭著自己的身子。

    一葉注視著蕭伊的每一個動作,隨著蕭伊的側身,時不時能看清她的傲然。

    不得不承認,蕭伊的這番舉動成功挑動了一葉原本失落的神經。

    小半個時辰后,蕭伊自洗池中站起身,她不曾擦拭身上的水漬,也不曾換上一葉為其準備的衣裳,只是徑直款款地走到一葉面前。

    一葉端坐看著面前寸縷不占的蕭伊,呼吸已經變得有些沉重,只是盡量不將自己內心躁動的情緒表現出來。

    蕭伊彎下身拉過一葉的手放在自己纖細的腰肢上,“幫我烘干身子。”

    對于蕭伊提出的這樣的要求,一葉自然是無法拒絕的。一葉微微運轉起法力游離蕭伊全身,將她身上的水漬蒸發干凈。

    蕭伊見一葉不再有其他動作,便放開一葉的手,平躺在了不大的木床上。

    蕭伊將雙手重疊放在自己腰間,睜開眼睛凝視著房頂。

    “不知道為什么,我能時刻感覺到你情緒的變化。”蕭伊仿佛實在自言自語,“我知道你是想要的。”

    一葉沒有否認,他與蕭伊的神魂之間產生了特殊的聯系,二人的情緒波動都能被對方清晰地感知到。

    “我不認為我們之間是一場交易。”一葉表達了自己的想法,并不敢再去看蕭伊此時赤裸的身體。

    蕭伊聞言側過頭含情脈脈地看向一葉,并沒有直接回應一葉,只是輕輕說道,“我想要,輕一點。”

    一葉身軀一顫,神魂為之躁動!

    蕭伊的這一句話徹底點燃了一葉苦苦抑制的欲望之火,再也按耐不住自己原始的欲望,一葉起身直接將蕭伊壓在了自己身下。

    第二日早晨,一葉已經從昨日的的瘋狂中醒來,此時他正滿懷愧疚的緊緊摟著懷中沉睡的蕭伊。

    昨日初嘗禁果時,一葉似乎是因為一時的放縱,被自己右眼中突然散發出的魔氣影響到了心智,完全沒有顧及蕭伊的感受,一味的發泄自己的獸欲。

    在一次請求無果后,蕭伊便選擇了默默承受,沒有阻止一葉的動作,以至于在中途蕭伊便已經精疲力盡,幾乎失去了自己的意識。

    一葉感受著自己的右眼,此時它已經沒有了異樣,但一葉能感覺到其中蘊含著一股詭異的能量。

    一葉此時無法自主控制這股能量,它就像一個定時炸彈蟄伏在自己的身體內,讓一葉心存不安。

    不清楚那魔女對自己做了些什么,雖然現在沒有危機自己的生命,但一葉很不適應這種潛在的危險。

    “你的眼睛沒事吧。”在一葉陷入沉思時,蕭伊已經因一葉的動作醒了過來。

    “已經沒事了,昨晚對不起,那不是我的本意,”一葉致歉,內心盡是悔意。

    蕭伊聞言輕笑著搖了搖頭,“能告訴我怎么回事嗎?”蕭伊伸手撫摸著一葉的眼角,能清晰地看見一葉的右眼眼角有一道黑紋。

    “嗯,”一葉將于群山的經歷一五一十地告訴了蕭伊,就連那魔女向自己身體注入魔氣的經過都詳細描述了出來。

    “難怪我感覺你唇上有股奇怪的味道,”蕭伊故作嬌嗔,蕭伊此時的這幅神情一葉可是從來沒見到過。

    “你不生氣嗎?”一葉不禁想問,在他的想法中沒有哪個女人愿意看見自己的男人被別的女人輕薄。

    “一點點而已,”蕭伊回答道,“按照我們之間的約定,現在我是屬于你的,而我并沒有權利去干涉你的決定,”顯然蕭伊現在還是很在意一葉先前的戲言,并想要遵守自己的承諾。

    一葉則是不敢茍同,“都說了我們之間并不存在交易,”一葉否認了蕭伊的想法,“但我確實有需要你幫助的地方。”

    蕭伊聞言坐起了身,“我有什么能為你做的?”蕭伊時刻都希望自己能夠回報一葉,而她并不認為獻身就能彌補一葉為自己所做的一切。

    “你修行天賦十分優秀,我堅信你可以達到很高的高度,”一葉將蕭伊重新摟在懷中,“我希望在日后你能幫助到我,我面對的敵人太過強大。”一葉梳理著蕭伊的長發,坦然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雖然這樣的要求顯得有些自私。

    蕭伊卻不這樣認為,反而是因為一葉的請求令她重新有了繼續修行下去的動力,“不管何時何地,只要你需要我,我一定會來到你的身邊,”蕭伊將頭深深埋在一葉懷里,她知道這個男人在不久后就會離開,而他似乎并不想讓自己一直陪伴左右。

    一葉的確不愿讓蕭伊立即跟隨自己,因為一葉知道自己還很弱小,他根本沒有自信可以在這亂世中護得蕭伊周全。反而以蕭伊的天賦,即使在這偏僻之地修行也能達到非凡成就,這其中幾乎不會存在任何風險。

    七天之后,在百姓們的不懈努力下,全新的歸一宗自廢墟中建立,蕭伊也要著手招收新的弟子,繼續履行歸一宗的使命。

    與蕭伊的度過了幾天沒羞沒臊的日子,一葉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一葉知道自己不能墮落于溫柔鄉,這對雙方的修行不利,也會耽誤各自需要履行的使命。

    臨走之前,一葉將那枚儲物戒親自為蕭伊戴上,希望里面的東西能給蕭伊和歸一宗帶來些幫助。

    一葉乘著熾焰馬,帶著斗笠身著蓑衣,于蒙蒙細雨中漸漸消失在了蕭伊的視線里。

    蕭伊立于城樓上,望著那漸行漸遠的背影,蕭伊堅信在未來的某一天會與之再次相見。只是她不知,這一別又會是多少年。

    清風斜雨空蒙處,伊人此生待君歸......

    辰郡中的這一場雨下的很久,一葉不緊不慢地在馬上度過了三個日夜,卻是依舊沒見雨有停下來地跡象,此時反而下得更大了些。

    此行一葉是想要去那三寸山,去看望那于兩年前救了自己性命的混老道。感受著胸前的那塊溫玉,一葉也是想通過此行知道關于自己的一切。

    三寸山距離此處不遠,依靠著熾焰馬的腳力只需要小半月的時間,因此一葉也不是很急于趕路,只是自歸一宗出來后都是荒山野嶺,無處可以落腳休息。

    又走了幾個時辰,一葉終是進入了寬敞的官道。作為主要的交通樞紐,一葉卻是沒有遇見來往的路人,只是不時有軍隊從一旁經過。

    見軍隊行進一葉都會選擇主動避讓,而那些士兵似乎是有要事在身,一路匆匆忙忙,見一葉頗有修為也不愿多生事端。

    商旅不行,兵馬頻出,看來這辰郡的形勢要比一葉所了解的嚴峻的多。

    依道理而言,辰郡雖然毗鄰紫真王朝,但其邊關自是有直屬于朝廷的軍隊在鎮守。如今紫真王朝已經撤去了大部分兵力,辰郡軍方是沒有必要擔心外敵的威脅才對。難道還是說,辰郡調集兵力并不是為了防范紫真,而是出于其他的原因,一葉一時想不明白。

    雖然現在凡世中的爭斗與一葉并無瓜葛,但一葉要想讓紫真王朝付出代價,就不得不依靠天戊國的力量,所以一葉才很是關心天戊國內的局勢。

    馬上的生活是枯燥的,一葉只能略微降低熾焰馬的速度,一邊趕路的同時一邊在體內凝聚金氣。雖然在一般情況下一葉只能施展火屬性的法術,但這金氣作為底牌保命倒是頗為不錯。

    一葉沉浸在修行之中,當天漸暗時卻是發現前方的管道之上有打斗的聲音。前方時一葉此行的必經之路,一葉沒有選擇只能緩緩靠近觀察一下情況。

    此時于前方的管道上,一群自路旁殺出的黑衣蒙面人正在圍攻兩名年輕的男子。

    當一葉到來之時,戰斗已經進入了白熱化。

    那兩名男子都只是由心境界,此時其中一錦衣男子正與兩個入魂境界的強者斗的難舍難分,而另一略顯纖弱的男子卻陷入了十幾名黑衣人的圍攻,此時正在苦苦支撐。

    一葉到來后只是在遠處觀戰,并不想卷入這場莫名的紛爭中。

    半空中與兩位入魂境強者交手的那名男子卻是注意到了一葉的出現,只見他一掌擊退一人后,便高聲向一葉大喊道,“我兄弟二人遭遇歹人襲擊,還望道友出手相助!”

    一葉聞言不為所動,江湖恩怨是是非非誰都很難說的清,一葉不想只聽他的一面之詞就惹禍上身。

    那人見一葉沒有出手也是大感失望,但若再這樣下去,自己的同伴可能就支撐不住了,所以他依舊想再嘗試一番,“這些是潛入我天戊的紫真細作,道友若是我天戊子民便請助我等斬殺來犯之敵。”

    這名男子道出的話語讓一葉頗為吃驚,此處為何會出現紫真王朝的人?一葉不明所以,沒有輕信,但也是立刻開始觀察這些黑衣蒙面人。

    自表面上很難判別這些人的身份,就算他們露出真面目,一葉也不能確定他們是否真的是來自紫真王朝。

    但只是過了片刻一葉便有了自己的判斷。仔細觀察后一葉發現這些人的刀法很特別,仿佛似曾相識,只是在瞬間一葉就聯想起了那些屠殺邯鄲關的黑甲兵。這些人的刀法比起當年的黑甲兵高超了不知多少,但一葉能百分百確定,兩者的刀法是如出一轍的。

    想到這里,這些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一葉顧不得其他,殺心涌現,直接自熾焰馬上一躍而下,一個瞬身殺向正在圍攻另一名男子的十幾名黑衣人。

    在眾人還未做出反應之時,一葉便已經抓住了一名黑衣人的脖頸。在眾人的注視,法力自一葉手中迸發而出,直接將那不停掙扎的黑衣人擊飛到了一旁的叢林里。自此,被一葉擊退的這人便再也沒能站起來。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