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諸天萬界是這么來的 >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十條命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這是一場沒有勝利者的戰斗,此開始到現在已經隕落了不知多少天尊。

    如果說非要有勝利者,那就是身居幕后的楊壽,無形的黑手操縱著這一切。

    此戰過后,他不僅可以突破到第三階,創世道韻更能飛速成長。

    接生天尊的殘念之道,極速天尊的化身萬千,都足以被祖師圖銘記勾勒,成為橫絕諸天的代表人物。

    眼下,戰斗還在繼續,楊壽沒有打算插手,雖然他對九尊所化作的生命體非常好奇,想要切片研究一下……

    這個丑陋的生命體還不知道創世神的想法,背負天劫,瘋狂攻擊,每一次攻擊都比上一次強上一分!

    一輪接一輪,排山倒海,宛若山崩!

    而血樹就猶如大海中的礁石,巋然不動,被動挨打,時不時地反擊。

    隨著天劫劈下,雙方傷勢越來越重。

    度過了第四道天劫后,即將面臨第五道天劫,這一道天劫僅僅是泄露出的氣息,就讓他們心驚膽顫,但他們依舊沒有停手!

    雙方沒有說話,不斷交手,幾個呼吸間,就有無數法術碰撞,斬尊劍也不知揮出了多少劍。

    終于,白衣和青穹趕到了天尊戰場,然后抬頭,就看到了天劫的真正模樣。

    綿延不知多少方圓,烏黑的劫云高掛在天空,充滿了無盡威嚴,恐怖的毀滅氣息在其中醞釀,仿佛要摧毀天地間的一切!

    更恐怖的是,在天劫下,一個相貌極其丑陋的生靈,正在和被天劫劈的不斷縮小的血樹戰斗著。

    青穹看到這一幕,咽了口口說,縮了縮脖子,看向了白衣“二師姐,要不……我們還是別上了吧,這根本不是我們能參與的!”

    尤其是掃了一眼遍地的天尊尸體,他更加害怕了。

    “我還是一頭年幼的腦斧,經不起這些摧殘啊……”

    在遍地天尊尸體面前,青穹瑟瑟發抖,白衣抿了抿嘴唇,掃了一眼周圍,注意到了古銅。

    “你也來了?”

    古銅正在盤膝恢復,此時的他,身上不知有多少傷,換作尋常天尊,早已死的不能再死了!

    若非是古銅真身,他恐怕真的連加入戰斗的資格都沒有。

    這是一場群架!

    唯有造化天尊,青牛天尊,極速天尊這些第一梯隊的天尊才能夠參與!

    至于地母天尊……因為信仰之力渾厚,所以能夠源源不斷治療恢復。

    可是現在……

    他瞥了眼地母天尊,無奈的搖了搖頭。

    經過了這么長時間的高負荷戰斗,饒是地母天尊,信仰之力都耗盡了,現在正在緩慢恢復之中。

    “天尊!”

    白衣一眼便感應出了古銅的氣息,瞳孔一縮,深吸了一口氣。

    對于這個結果,她并不震驚。

    當初在青牛山下,她與古銅一戰,就隱約猜到了,對方在讓自己。

    “僥幸罷了,你也走出了自己的道,可以勉強當我的對手了。”

    古銅咧嘴一笑,作為洪荒本土第九位天尊,他的驚才絕艷毋庸置疑,完全有資格對白衣說這種話。

    白衣沒有反駁,只是凝眸看著他,沒有說話。

    她這么努力,竟然……還是沒能趕上同輩天驕。

    見識了天劫的恐怖,天劫下兩大天尊恐怖的交鋒,她第一時間便知道,她沒有加入戰斗的資格。

    哪怕她走出了生命之道,以壽命為代價強行踏入了半步神祗,依然不行!

    對方的道,登峰造極,道韻不遜于她,而且更加驚才絕艷。

    依稀間,她仿佛回到了當初那一年,師尊在斜月三星洞前,讓她下山。

    并且許諾,鎮壓當世,便能回歸。

    可兜兜轉轉這么多年,洪荒風云激蕩,她依然未能站在巔峰,未能鎮壓當世。

    “師尊,不鎮壓當世,我絕不回山!”

    白衣緊握著拳頭,短發的她眉眼間透出一絲英氣,心中默念。

    其實這也不怪她,只能怪洪荒壓抑太久了。

    道祖傳下修煉之法沒有多久,眾生里驚才絕艷者都集中爆發了出來。

    生在這個時代,是她的不幸,也是她的幸運。

    能夠見證一個盛世,一個個驚才絕艷的天尊,在后面的時代里,再難出現。

    實際上,除了道祖,在洪荒世界,沒有誰能夠鎮壓當世。

    造化天尊雖強,但和青牛天尊,極速天尊相比,孰強孰弱也未可知。

    接生天尊的殘念之道更是驚才絕艷,血花綻放,渡化群魔,放在任何一個時代里,都注定鎮壓當代,舉世無敵!

    “這場戰斗,不是你能夠參與的。”

    察覺到白衣無形中醞釀出的戰意,古銅提醒了一句。

    白衣輕哼了一句,沒有答話。

    的確,如古銅所說,眼下的他們,只能等待著天劫下的兩人分出勝負,或者說,兩個一起隕落在天劫之下!

    而且一起隕落的可能性非常大,第五道天劫險些把青牛天尊給劈死,造化和九尊未必能撐過去!

    終于,第五道天劫落下。

    戰斗中的兩人各自迎來了各自的天劫,水桶般的天劫傾瀉而落,降臨在了他們身上。

    身軀一顫,在第一瞬間他們的身軀就被撕裂,毫無反抗之力!

    “轟!”

    雷霆咆哮,血樹寸寸崩潰,他才剛施展出造化指,就被從百丈高劈得只剩下十丈!

    樹身焦黑,血黑色交織,從中間裂開了巨大的裂縫,直到根部。

    觸目驚心,近乎死亡!

    但憑借著樹身分擔壓力,造化天尊在這一道天劫下,罕見地沒有死亡,依然殘留著一絲氣息,只不過已是極其虛弱。

    同樣的,肉身在飛速攀升的九尊迎上了這道天劫,整個身軀轟然炸裂!

    “轟!”

    血霧爆裂而開,在劫數能量下,把他的身軀全部破壞。

    只是,在毀滅爆裂后,血霧中,再次凝結出一個全新的九尊!

    不過只閃現了一個呼吸,就被暴虐的劫數能量再次毀滅!

    隨后,每一次毀滅,九尊的虛影就在血霧中凝結,九次過后,才把這劫數能量給耗盡!

    終于,經過了九次凝結,血霧中,九尊的身軀穩定了下來,沒有再被天劫摧毀。

    兩人都在第五道天劫下活了下來!

    只不過氣息都十不存一,力量衰靡,立于虛空,搖搖欲墜。

    十丈高的血樹身軀破裂,巨大的裂縫從樹頂裂到樹根,根本無法愈合。

    如果不是因為他有頑強的生命力,早就死亡了。

    而九尊更慘,身軀暗淡,他的肉身雖說還在持續攀升,但強度遠不如前,好不容易轉化了大半部分的七級能量也被直接擊碎摧毀!

    天劫之下,沒有任何僥幸!

    但……

    “哈哈哈哈——”

    九尊仰天大笑,哪怕氣息暗淡,但相比于血樹的慘狀,他已經算好的了。

    “自今日起,我便為九尊,成就七級,證道永恒!”

    他大笑著,自以為天劫已經劫數,然而,等待著他的,是第六道天劫悄然醞釀。

    無意中瞥見了第六道天劫,丑陋的他突然愣住了,不再說話。

    沒有嘴巴的他,九個聲音無處不在,從身上各個部位發出,可現在,卻鴉雀無聲。

    會死的,絕對會死的!

    第五道天劫把他的所有底牌都打出來了,九次崩潰,九次重生,耗盡了他的九條命!

    沒錯,血脈融合之后,每融合一個生靈血脈,便能多一條命!

    本尊一條,外加九位天尊血脈,他足足有十條命!

    可在第五道天劫下,全部被毀去了!

    至于第六道天劫……

    他突然不想渡了。

    “轟隆隆!”

    然而,楊壽并不跟他多廢話,天劫醞釀,絲毫不留情面,無意中宣泄出的小雷霆降落在大地,天劫之下,充滿了劫數氣息!

    毀滅,死亡的氣息無處不在,另一邊,造化天尊也是苦澀慘笑,現在的他,油盡燈枯,真的走到了最后一步。

    除非還有天尊給他剝奪造化,重回巔峰,他才有一絲信心去渡第六劫。

    而且,以他現在的傷勢來看,至少要剝奪十位天尊的造化,他才能徹底恢復!

    根本不現實!

    身軀裂開,造化天尊只能望著天穹,半晌無言。

    此刻,真正面臨了死亡,造化天尊和九尊僅僅愣了片刻,便拖著殘破的身軀,重新發動戰斗!

    沒錯,既然第六道天劫降落下來,都是死,還不如讓對方先死!

    “造化,我送你先走!”

    九尊中,傳出九道聲音,沖擊著天地,化作殘影,轟然而來,斬尊劍揮動,對著血樹的裂縫處斬去。

    “轟!”

    “既然天意不讓我證道,哪怕是死,我也要讓世人看看,我造化天尊,驚才絕艷,當為第一天尊,橫壓洪荒!”

    滿身殘破的造化天尊仰天長嘯,聲音震蕩,傳向了四方,蔓延而開,在洪荒世界傳蕩。

    同一時間,洪荒生靈都仿佛聽到了一聲怒吼,帶著不甘,仰天長嘯。

    這聲音,悲慘,壯烈,不甘,憤怒,還有刻骨的仇恨!

    “九尊,殺我洪荒生靈無數,你真當無人能治你嗎?!”

    血樹裂開的巨大裂縫中,一個身穿青衫的中年男子走出,嘴唇慘白,氣息萎靡,卻在出現的一瞬間,吸引了天地間的光芒。

    白衣,青穹,地母天尊,古銅,還有剛剛趕到的易誠,紛紛看向了他。

    “造化之道。”

    他輕誦出四個字,造化大道繚繞著他,開始順時針飛速旋轉,形成了兩色光芒。

    一黑,一白。

    。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