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地獄難度 > 章節目錄 第七十五章 大地の鬼哭(十五)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余則成事先教給奧本海默的應對策略雖然很多,但卻很難保證奧本海默可以洗脫自己的嫌疑,這并非說明余則成在應對審查這方面還不夠老道,而是來自公權力的審查其本身就是一種顛覆因果律的可怕手段。

    和普通的司法程序不同,來自公權力的審查從程序上而言就是先確定審查對象一定有問題這個結論,然后再找出可以支撐這個結論的證據,如果證據確鑿自然最好,證據不夠的話那就一直拖下去,一直拖到上級認為合適的時候為止,除非審查目標死亡,否則永遠不會停止。

    就這樣還是最好的情況,情況要是差點,那么除了審查目標外,還會有很多的局外人會被公權力誤傷,因為來自公權力的審查基本上都會有矯枉過正這個毛病,這很容易理解,畢竟公權力就好像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艦一樣,要么不航行,一旦確定了航行目標,想轉向或者靠微操去避免誤傷漁船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無論是官場還是商界仰或是道上,大伙兒都有非到萬不得已否則不會去借助公權力的手段來鏟除異己的潛規則,因為真的到了那一步,會造成大范圍甚至跨行業領域的誤傷,代價太大且無法預知最終后果。

    奧本海默在閉目養神那會,腦海里全是剛才那個審查員臨走時臉上那絲意味深長的笑容。

    奧本海默最終被審查組攻克這種可能本來就在余則成的計算之內,所以有第三策來應對,但奧本海默本人卻不愿意接受這種結果,他要最后再掙扎一下,所以便使用了他的王牌,那就是求助于格羅夫斯準將,明面上稱自己不想干了,實則是向格羅夫斯求救。

    格羅夫斯準將自然是隸屬于國防部(當時稱戰爭部)的人,米國軍政各成一家,在戰爭時期自然是全力合作,但如果是非戰爭時期呢?

    和平時期的軍隊照樣需要巨額的軍費,而軍隊自己又不可能成為盈利機構,按道理說這些軍費應該由政府,具體來說就是執政黨負責下撥,那么,軍隊系統為了在和平年代給自己的人爭取來更多的撥款以及相關政策傾斜,所以定然會和每屆政府的執政黨搞好關系,如果兩者之間有間隙,軍費會縮減到僅夠日常維護等基本開銷的水平,新式武器的訂單也很難高效率的通過文官那一套審批系統。

    無論軍政,身居高位者,除了干好本職工作外自然也會想著為自己謀福利,這是人之常情,米國這塊相當公開,要不然為什么很多總統下臺后各種金融投資或者當財閥的顧問日進斗金不亦樂乎呢?

    言歸正傳,曼哈頓計劃由于投資數目十分巨大,軍方當然想從中謀取合適的利益,為此自然需要和當時的執政黨民主黨保持親密關系,從而方便利益交換和政策支持。而格羅夫斯準將便成了聯系軍方和民主黨高層的紐帶,他在負責曼哈頓計劃前本來就是建筑部的副部長,文官出身的他在這一塊干的很出色,在他的領導下,軍方和民主黨方面都很滿意。

    這下大伙兒能明白為什么奧本海默會求助于格羅夫斯了吧?如果奧本海默因為政治原因完蛋,不僅民主黨政府很有可能會因為巨大的輿論壓力下臺,軍方好不容易構建好的利益鏈也要重新洗牌搭建。其實這種結果對整個軍隊系統而言本來這也不是不能接受,但重新洗牌需要時間,等新的利益鏈搭建好,現在在位的軍方高層的那些老東西就不見得能夠享受到了,這是這些既得利益者們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所以格羅夫斯準將代表的軍方和民主黨政府高層勢必要盡力去保住奧本海默,最起碼,也要熬到曼哈頓計劃順利完成。

    在奧本海默是黑是白不能確定的情況下,暫時停止對奧本海默的審查是有風險的,雖然在限制奧本海默人身自由的情況下這種風險很小,但畢竟存在,民主黨政府和軍方真的愿意冒這個風險嗎?雙方高層里就沒有那種毫無私欲的人嗎?

    當然是有的,正值國運上升期的米國其高層自然沒有無可救藥到像大陸總裁政府那樣把國家利益當狗屁只顧自己發財的地步,但政治這玩意,歸根結底就是少數精英和大多數王八蛋玩的一場和稀泥游戲,精英們想要實現自己的抱負與理想,妥協是必須的,隱忍也是必須的,這樣雖然會犧牲效率,但歷史嘛,總是在曲折中前進的不是嗎?

    格羅夫斯在收到奧本海默的求救訊息后立即聯系軍方高層,并由軍方聯系民主黨后由羅斯福總統出面向杜威施壓,要求暫時停止一切對奧本海默的審查,只進行最基本的監視,一切后話得等到曼哈頓計劃完成后再說。民主黨為此給出的理由是國防部的一個評估部門分析出如果缺少了奧本海默,曼哈頓計劃的完成至少得推遲一年。

    對于羅斯福的要求,杜威也表示接受。

    首先,由他帶隊來審查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本來就是共和黨和民主黨博弈后和稀泥的結果,他沒必要逼人太甚乃至最終影響到曼哈頓計劃的進程,畢竟現在雖然形勢大好,但再怎么說也是戰爭時期,黨派之間可以有矛盾,但團結御敵仍然是第一政治正確。

    其次,無論民主黨和共和黨之間誰最后在下次大選中上位,人家軍方可是不動如山的機構,把軍方惹得太急了的話,萬一日后共和黨上位,也不好和軍方再次合作一起發財不是嗎?俗話說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大家出來混都是求財求名,而不是好勇斗狠。

    一切都是因為大多數王八蛋肉食者的私欲膨脹,他們在后方耽擱的每一天每一秒,歐洲和太平洋前線都會有普通戰士流血犧牲,他們通過非正常渠道流入口袋的每一分錢,最終都會由普通公民來買單。

    ......

    時間來到了1945年。在杜威帶隊的調查組嚴格監視下,奧本海默自然是完全沒有了向外泄密的任何可能,曼哈頓計劃一步一步的完成中,如無意外,這個劇本中原子彈誕生的時間會和正史別無二致。

    上述當然只是余則成的猜想,他在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中雖然一直被監視著,但余則成通過日常的一些觀察,例如一些工作人員的情緒等等不難知道曼哈頓計劃的大致進程。

    隨后,小千代帶給了余則成一個比較確切的情報,曼哈頓計劃已經基本結束,三顆原子彈其中瘦子已經被裝配好,胖子和小男孩正在進行最后的收尾檢查以及涂裝工作。

    這里稍微解釋一下,小千代和余則成之間可以通過余則成的能力“質意守恒”進行意識層面的交流,但由于小千代并沒有進行過任何身體方面的強化,長時間和余則成保持意識層面的聯系會對小千代的精神造成負荷,所以兩人不可能和聊微信一樣整天在意識層聯系,只會在傳遞一些比較重要的信息時用到這種手段。

    小千代的確切情報來源自然是泰勒教授,他本來就很喜歡小千代,又長時間一起工作,泰勒自然會對小千代放松警惕,透露出一些相關情報給她,反正曼哈頓計劃即將順利完成這種事兒也算不得什么天大機密。

    在收到小千代的情報后,余則成開始行動了,和上次一樣,他和小千代要分頭行動。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