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帝尊 > 章節目錄 第三千一百一十章 紀元說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天劫與大戰皆落幕,太古路重歸平靜。

    女帝已去盡頭,眾帝也各有事做,如劍神劍尊,在閉眸療傷,如帝荒紅顏,進階之后則在穩固道根。

    至于眾神將,賊喜扎堆兒,看的最多的還是葉天帝。

    扯淡歸扯淡,緬懷還是有的,不知從哪日起,那尊小圣體超越了他們,也不知從哪日起,他們只能仰望葉辰了。

    未多時,葉辰緩緩開眸,雙眸飽含永恒,演化著不朽。

    眾帝也都起身,各有各的造化,但與葉辰一比,著實小巫見大巫。

    葉辰收了神將,一步跨過蒼緲。

    太古路盡頭,女帝早已等待,目光劃過眾帝,在葉辰身上定了那么一瞬,一瞬的眼神兒,是欣慰也是驚嘆。

    “是否覺察到有人窺看。”

    葉辰上前,與女帝齊肩,以神識傳了音。

    女帝輕點頭。

    見她如此,葉辰未再多問,很顯然,女帝也不知是誰在窺看。

    不過,無論是誰,都是凌駕在他們之上的。

    正因如此,他才詫異,實在想不出,誰還有這等奪天的偉力。

    女帝掐了印訣,接續仙陣再現。

    葉辰收了思緒,永恒仙光綻放,與女帝的氣蘊互做交織。

    同一時間,帝荒與紅顏也站定。

    伴著一聲嗡隆,太古路寸寸重塑,一路朝對面虛無延伸。

    又是漫長的征途。

    女帝不語,自始至終靜若冰雕,只三千青絲輕輕搖曳。

    眾帝亦沉默。

    諸天神將們,大多都扒著鼎口,希冀的望著對面,愿盡早看見太古路,被困在這條路著實太久了,對那太古洪荒,多了一抹渴望。

    葉辰自有思緒,會在不經意間側眸。

    至今,他都想不通,當年天庭是如何撐過來的,渡天帝劫時,他尚能遁逃,但天庭大戰時,女帝是無退路的,也便是說,她是正面硬戰的,一代圣魔就足夠棘手了,更遑論還有天魔、厄魔荒帝。

    “天庭還早過盤古,那究竟是怎樣一個年代。”

    葉辰驀的一語,以永恒遮掩,連眾帝都聽不見,只女帝能聽聞。

    “諸天與天庭,不屬一個紀元。”

    女帝輕唇微啟。

    “這....。”

    葉辰心靈一顫,乃至永恒離體,險些致使仙陣之力暴泄,身后的帝荒與紅顏遭波及,都未站穩,也只女帝一人,依如豐碑般佇立。

    不屬一個紀元?

    葉辰心潮澎湃,至尊心境都難以平復。

    紀元,何等的存在啊!

    冥冥中,一個紀元終結,便是徹底的毀滅,生靈、萬物、法則、道蘊、乾坤....所有的所有,都重歸混沌,一切從零開始,經無盡時光沉淀,才會重新演出天地萬物,也便是傳說中的混沌初開。

    葉辰如何也想不到,諸天與天庭竟不在一個紀元。

    也便是說,女帝與古天庭,經歷過一次天地大毀滅,一個紀元終結,一個紀元開啟,他們,皆上個紀元的殘留,活到了這個紀元。

    當年,天誅地滅曾言,彈過盤古的小.雞雞,他還不信。

    如今,真真信了,上個紀元的人,輩分是凌駕這個紀元之上的。

    不由得,他又多看了一眼女帝。

    “既是一個紀元終結、天地大毀滅,你們是如何活下來的。”

    “太古洪荒。”女帝只這寥寥四字。

    聞之,葉辰眉宇皺了一下,試探性道,“太古洪荒就是上個紀元?”

    女帝不語,只輕輕點頭。

    好嘛!見她默認,葉天帝一陣頭大了,早知道太古洪荒是一段時空,未曾想是上個紀元,饒是他的睿智,一時間也轉不過彎兒了。

    良久,他才低眸,又重新凝看太古路。

    他是駭然的,駭然古天庭女帝的神通,她未免太可怕,扛住了外域攻伐,頂著天地大毀滅,愣是用一條路,打通了上下兩個紀元。

    天帝級的圣體,也有些頭腦眩暈了。

    難怪,難怪禁區當年不肯告知秘辛,如今的他聽了,都倍感不真實,以年少時的心境,不被禍亂心神才怪,遠超了能理解的范圍。

    “這娘們兒才是真的妖孽啊!”

    葉辰心中不禁唏噓,與女帝比起來,他完全就是個小兒科。

    “如今,可知圣魔天魔厄魔的來歷與關系了。”

    女帝輕語,無視葉辰怪異的眼神兒,或者說早已習慣,每一尊入太古洪荒的帝,每一個知萬古秘辛的人,基本都流露過這等神情。

    “若再猜不出,那就是腦子被驢踢了。”

    葉辰一聲唏噓,“上個紀元的恩怨,延續這個紀元,不地道啊!”

    “若無天庭撐著,這個紀元怕是早已終結。”

    女帝的話,平平淡淡,眸中多了一抹厭倦之色,該是累了。

    “吾代萬域蒼生,先謝過天庭。”

    葉辰深吸了一口氣。

    他的話,是由衷的感激,蒼生如今還在,皆是先輩們在負重支撐。

    至于上個紀元,該是一次不完整的毀滅。

    如今古天庭還在、女帝還在,便是很好的證明,毀滅中的一抹生機,亦是那古老的變數,讓本該終結的這個紀元,延續到了今日。

    “望見太古路了。”

    小靈娃一聲咋呼,打斷了葉辰思緒。

    何需他提醒,眾帝也望見了。

    葉辰未再多想,與女帝一同施永恒,將太古路接續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巔峰,自蒼緲俯瞰,延續的太古路,就如一道光。

    轟!

    很快,兩截太古路轟然相撞。

    女帝與葉辰分工明確,兩太古路接續,女帝揮灑永恒彌補裂縫,葉辰則拎著永恒劍踏入了虛空,若有外域至尊,那得先清場子。

    然,一番掃看,未見半個魔兵魔將,倒尋見了諸天人。

    那是兩個滄桑的老人,皆披著染血的鎧甲,頭發花白,肩頭蒙滿灰塵,聽聞這方動靜,自東方天地趕來,望見葉辰時,頓的愣了。

    荒古圣體?

    天帝級的荒古圣體?

    兩人神色驚異。

    葉辰見之,無需去問,便知是太古洪荒出來的神將,與后羿和刑天一樣,多半是回諸天搬救兵的,因太古路崩斷,被困在了這里。

    “無韻。”

    “天洛。”

    呼喚聲頓起,混沌大鼎中有人走出,一為東周武王,一為日月神子,平日不靠譜,如今卻眼淚縱橫,看樣子,認得那兩尊老神將。

    “到哪都有熟人。”

    后羿與刑天也走出了,皆是出自太古洪荒,哪有不認得的道理。

    他們認得,葉辰就面生了。

    “其一無韻,傳說中的虛緲仙體,混沌大帝座下第一神將;其二凌天洛,先天自成道根,九荒大帝座下第一神將。”

    后羿頗善解人意,給葉辰拎了個門兒清。

    葉辰聽的真切,而看的最多的還是東周武王和日月神子,他倆雖同處一世,卻非一個時代的人,一個混沌大帝時代,一個是九荒大帝時代,認得兩帝座下的神將,也在情理中,多半還是好兄弟。

    事實證明,他們關系的確非同一般。

    可以這么說,若是東周武王與日月神子...在古老年代未曾自封的話,多半也如無韻和凌天洛,會成大帝座下的一尊神將,如今故友相見,一方曾自封一方未自封,走出的卻是兩條截然不同的路。

    “有帝姿,卻有暗傷。”

    帝荒輕喃,一眼洞穿那兩尊老神將,何止蒼老,狀態還極其的糟糕,壽元枯竭無法逆轉,道中暗傷荼毒體魄,阻了他們成帝的路。

    如這等人,歲月久了,必腐朽成灰。

    葉辰未叨擾,彈出了兩道永恒光,分別沒入兩尊神將體內,替他們撫滅了暗傷,至于壽元,身為天帝的他,也無力回天,一切還需靠他們自己,若在剩下的年月能逆天封帝,便是一條光明大道。

    兩尊神將笑的滄桑,眼角有淚痕。

    東周武王與日月神子亦是感慨萬千,不曾想到,竟在太古路得見當年故友,都曾是絕代的人杰,如今再相見,卻已是白發蒼蒼了。

    葉辰拂手,將四人收入了大鼎。

    煽情的橋段,亦有震驚與駭然,是對葉天帝和后世諸天,聽聞之后,震驚的無以復加,但更多的是激動,終是等來了諸天的援軍。

    葉辰收眸,踏天而行,去了太古路盡頭。

    女帝彌補了裂縫,也隨之趕來,又一次開啟了接續的仙陣。

    嗡!

    轟聲再起,前后不過一刻鐘,太古路再次延伸。

    此番,距離有些遠。

    有女帝與葉辰撐著,足足耗費了三日,才接到對面太古路。

    而后,便是大戰的波動。

    有外域至尊,卻無撐場面的天帝,葉辰與眾帝一路橫推,一路打到了太古路盡頭,上到巔峰大帝下到魔兵魔將,被其屠個了干凈。

    眾帝未耽擱,繼續太古路使命。

    其后多日,一截截太古路,一截截被接續,一路接續,也是一路大戰,包括葉辰與女帝,包括劍尊與劍神,皆煞氣滔天,前前后后,足打了幾十場,看的眾神將唏噓,外域的至尊未免多的有些嚇人了,這一路殺過來,被葉辰他們屠滅的,沒一千也有八百了。

    這都沒啥,重要的是,距太古洪荒依舊遙遠。

    莫說神將們,連葉辰都皺眉了,這條路比他想象中還要長,都不確定,是否走完一半了,值得肯定的是,前路還會有更多的磨難。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泳坛夺金481玩法规则 吉林十一选五彩票app 东方6十1历史开奖 江西铜业股票分析,2018 群英会中奖规则和奖金 股票融资买入的利息 安徽快三两位和走势 新疆时时彩11选5走势图 十一选五任一规则 河南省十一选五 上海快三手机走势图下载 股票涨跌算法 快乐十分玩法介绍 投资人的股权分配 吉林快三平台首页 吉林体彩11选5电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