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帝尊 > 章節目錄 第兩千兩百一十六章 死亡凝視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嗡!

    擎天魔柱顫動,許是感知到威脅,嗡隆隆的,其內,還有帝威蔓延而出,載著毀滅之力,碾塌寸寸空間,欲要阻擋葉辰。

    嗡!

    仙武帝劍也錚鳴,綻放璀璨仙芒,替葉辰卸掉了魔柱帝威。

    在距擎天魔柱僅零點一寸時,葉辰透過魔柱,望見了一雙眼眸,碩大猩紅,浩瀚枯寂,有毀滅異象,于眸中演化,閃爍著冰冷的帝芒,正死死盯著他,乃帝的凝視,亦是死亡凝視。

    葉辰心知肚明,那又是一尊天魔域的帝,即將降臨。

    可惜,那尊帝沒機會了,只因他之頭顱,已撞在了擎天魔柱上,漆黑堅硬的魔柱,被其撞出一道裂痕,以那道裂痕為中心,一道道裂紋,一道道的顯化,正極速蔓延整個擎天魔柱。

    該死!

    魔柱中,傳出滔天怒吼,傳自那尊天魔域的帝,明明就差那么一絲,他便能君臨諸天了,偏偏,擎天魔柱被葉辰撞裂了。

    轟!

    轟隆聲頓起,如萬古雷霆,響徹萬域仙穹,擎天魔柱轟然崩塌,寸寸炸滅成灰,天魔在諸天的根基,隨之瞬間分崩離析。

    登時,天地晃蕩,一道漆黑光暈,自冰域,無限鋪向諸天。

    不...不不....!

    天之下,滿是驚恐的嘶吼聲,那是天魔兵將,發出的絕望咆哮,成片成片的逃遁,然,那漆黑的光暈,便如一只滅世的手,所過之處,無論天魔兵,亦或天魔將,皆在瞬間化作飛灰,根基已被毀,無一人能逃脫制裁,一片連著一片的葬滅。

    不...不不....!

    還在斗戰殘夜魔帝,亦不例外,帝軀嗡嗡的震顫,蹬蹬的后退,站都站不穩了,一雙帝眸凸顯,瞳孔也緊縮,滿目的恐懼,帝又如何,巔峰帝又怎樣,沒了本源根基,一樣遭毀滅。

    僅一瞬,他之帝道修為,便跌落了一個階位,魔軀寸寸裂開。

    血債血償!

    炎帝嘶吼,炎帝之子亦咆哮,一帝一子,攜劍攻伐,一劍融了帝道法則,加持了眾生信念,獻祭了帝與帝子,畢生的功偉,此乃帝道絕殺,最巔峰一劍,威力摧枯拉朽,毀天滅地。

    噗!

    帝血飛濺,崩滿太上天,炎帝一劍,洞穿了殘夜魔帝。

    同一瞬間,炎帝之帝道法則,通過手中的帝劍,沒入了殘夜魔帝體內,絲絲縷縷的帝道篆文,縈著帝道仙芒,刻在了殘夜的帝骨上,一股極具毀滅的力量,引爆了炎帝的帝道法則。

    不...不不....!

    殘夜魔帝咆哮,欲祛除炎帝的法則,卻是無用,帝骨寸寸崩滅,整個天魔帝軀,包括帝道元神,皆在嘶吼中,轟然炸滅。

    生死彌留之際,帝才明白何為后悔,悔不該自詡強大,悔不該小看螻蟻,以至于,絕對壓制的局面,愣是被他,造就成了厄難,葬了天魔大軍,也葬了他之帝軀,至高無上的殘夜大帝,無缺的至尊主宰,在這小小諸天,成了最可笑的笑話。

    啊.....!

    隨著最后一聲嘶吼,殘夜魔帝灰飛煙滅,崩潰了大道太上天。

    贏了!

    東凰太心疲憊一笑,倩影染滿鮮血,神將、皇者、圣尊亦如此,滿身的殤痕,提著淌血的帝劍,于冰域入口處,搖搖晃晃,為諸天眾帝子級,擋下了千萬的天魔,戰到了近乎身滅。

    贏了!

    諸天火域中,曦辰拖著血淋身軀,踉蹌而行,一步一個血色腳印,位面之子并非虛談,以他半死之身,屠戮了九大魔君。

    贏了!

    幽冥大陸,邪魔捂著淌血玉肩,搖搖欲墜,整個諸天萬域都在戰,魑魅邪神亦未缺席,一人擋在星空,殺的天魔尸骨成山,血流成河,紅蓮女帝的故友,捍衛的也是這片大好山河。

    贏了!

    諸天冰域,諸天眾帝子級眸子濕潤,帝軀與帝子未讓蒼生失望,他們也一樣,未辜負眾生囑托,完成了那逆天的使命。

    贏了!

    眼見帝葬滅,萬域蒼生高舉兵器,歇斯底里的嘶喊,滿臉血流縱橫,眾生的信念,凝聚了一抹希望,贏了這場仙魔大戰。

    炎帝微笑,滄桑蕭瑟,搖晃的帝軀,染著帝血,跌下了太上天,墜落中,帝軀寸寸化滅,殘夜魔帝葬身,他亦難逃浩劫。

    臨走的那一瞬,帝與帝子的笑,是疲憊的,也是溫和的。

    帝統御萬靈,震古爍今,無論是帝軀,亦或帝子,都未辱沒帝的威名,他們,是蒼生的守護神,亦承載了眾生的信念。

    恭送大帝!

    萬域蒼生皆一步上前,拱手俯身,為帝送行,也為帝子送行。

    炎帝一笑,背對的揮了手,帝的傳說,帝的神話,皆隨帝軀葬滅,化作了歷史塵埃,可帝的背影,會永恒刻在蒼生心中。

    冰域,滿目瘡痍,再無一座完整的山,縱橫的大河,皆血色。

    諸天眾帝子級,相互扶攜,映著希望的曙光,走在蒼茫的大地上,背影皆染滿了鮮血,他們身后,乃一連串的赤色腳印。

    “這是你第一次背我。”姬凝霜輕喃,蒼白的臉頰,輕輕貼在葉辰后背,一語滿載妻子柔情,很溫馨很溫暖,若說傷的最重的,還是東神瑤池,戰三十二帝,何其艱難,險些身死。

    葉辰一笑,滿是丈夫的溫情,一步步皆堅韌。

    “美女,今夜可有空,要不,找地兒聊聊人生理想?”葉辰身側,圣戰法身也在,也背著一女子,正是玄荒的北圣,她傷的也足夠慘,天劫中,撞上了九荒大帝,戰的近乎身死。

    對于圣戰法身的言語,她是置若未聞,亦臉色慘白,疲憊到美眸朦朧,總會在不經意間側眸,看了看葉辰本尊,看看葉辰背著的姬凝霜,他二人,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我是個法身不假,可本尊會的我都會。”

    “我與本尊生的一模一樣,跟誰上床不是上。”

    “我床上的功夫,也頂好的。”

    圣戰法身還在說,一言接一語不帶停的。

    北圣倒好,一句不帶回的,也得虧她身負重傷,站都站不住了,不然,必會起身,好好收拾圣戰法身,會朝死了打,連帶著本尊葉辰,也踹上兩腳,當年脫我衣服,都不想著負責?

    另一方,畫面也賊溫馨,辰逸背著小九仙、龍劫背著靈族神女、巫族神子背著古族神女、南帝背著朱雀,都是一對一對的,在各自愛人的背上,呢喃著古老情話,都載著女子柔情。

    “就看不慣這些秀恩愛的,煩人。”夔牛撇嘴。

    “我說老大,你也背著我唄!”小猿皇眼淚汪汪的,他是眾人中,唯一一個趴在地上的,傷的頗重,正被夔牛拽著一條腿,一路拉著走,不是吹,他那身猴兒毛,都快被磨禿禿了。

    “背你妹。”夔牛大罵,該咋拉還咋拉,一點兒不帶心疼的。

    “他們幾對,我理解,這個組合,啥個意思。”天朔摸了摸下巴,瞟了瞟葉辰和姬凝霜他們,目光最后落在了武擎身上。

    沉默寡言的軒轅帝子,也背著一重傷女子,乍一看,挺漂亮的,仔細一看,還真挺漂亮的,可不正是瑤池的神女瑤心嗎?

    “平時不吭不響的,這也能泡到妞?”日月神子炙炎唏噓道。

    “瑤池仙母若知曉,必是欣慰。”東周武王淞羽語重心長道。

    這話一出,眾人的神情,都變的意味深長了。

    想想也是,前一個瑤池神女,被葉辰拐跑了,這新任的瑤池神女,也正在被拐跑的路上,遇上這等事兒,換誰誰不鬧心。

    也得虧瑤池仙母還在應劫,不然,必會發飆,你們干什么啊!天下那么多女子,就瞅著我們瑤池的?還有沒有點公德心。

    瑤池若再出新神女,咱也拐一個?。

    沉默之后,眾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有一種名為心照不宣的默契,就是來形容他們的眼神的,瑤池圣地盛產美女,個頂個美,個頂個的漂亮,不拐白不拐,前提是,得有那本事才行。

    臨出冰域,眾人的神情,皆多了一抹哀傷。

    逗樂歸逗樂,扯淡歸扯淡,傷痛還是有的。

    戰火席卷萬域諸天,這場仙魔大戰,打的太慘烈,炎帝帝軀葬滅、炎帝之子身死,戰死了太多的人,無數的先輩,無數的后輩,埋骨他鄉,甚至都未留下一個名,有太多太多的傳承,因這場大戰,而斷了香火,血色的諸天,怎一慘字了得。

    慟哭聲,響滿星空,在尸山血海中,尋找著親人。

    眾人默然,傷痛之中,難掩的是悲憤。

    那等憤怒,是對洪荒族,若洪荒族參戰,諸天何止戰的這般慘烈,真是拿血肉之軀,為萬域的蒼生,鑄起了血色的長城。

    他們的憤怒,同樣是冥帝和帝荒的憤怒。

    這場仙魔大戰,兩至尊是從頭看到尾的。

    自始至終,都未見洪荒,援助一兵一卒,非但未援助,反而在欣賞,欣賞著一幅幅血色的畫面,那些個畫面,于他們眼中,著實美妙,他們甚至能望見洪荒,那一抹抹得意的笑容。

    “其內,有各大洪荒族的藏身處,空間坐標皆已標明。”冥帝拂手,遞了一枚玉簡給帝荒,“待他年回諸天,挨個收拾。”

    帝荒接過,卻是不語,只見金眸寒芒四射,已迫不及待回諸天,而后去找洪荒算賬,大成的荒古圣體,洪荒族誰人能擋。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十一运夺金还有么 时时彩软件大全 江西快三走势图和值表 体彩山西11选5走势图 两个骰子玩法 大智慧手机炒股旧版本 山东快乐扑克三走势图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陕西快乐10分开奖时间 北京快3遗漏查询 天津11选5万能八码 四川快乐12走势图表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课后测验 天津快乐十分规则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图 长城汽车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