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帝尊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秦廣王殿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出了黃泉路關隘,葉辰便直奔秦廣王殿。

    秦廣王親封的冥將,走哪都自帶光環。

    事實也正是如此,這一路,但凡見他者,皆會恭敬行一禮,自然,老輩除外。

    怪只怪,葉辰風頭太盛,殺的九殿冥將心神崩潰,年輕一代,誰敢觸他眉頭。

    對此,葉辰從未掛懷,一切皆是虛名。

    九殿冥將欲斬他,卻被反殺,乃他們自找,此間恩恩怨怨,他絕然不想再提。

    不知何時,他才一座宮殿前落下身體。

    這便是秦廣王殿,第一閻羅的寢宮殿,的確大氣磅礴,有一股鎮壓四方的威勢。

    殿前,還杵著九道人影,一字排開站。

    九人各個身披鎧甲,英姿不凡,器宇軒昂,修為不算低,八尊圣人一尊準圣王。

    他們九人,便是秦廣王座下九大冥將:炎冥將、雷冥將、水冥將、金冥將、突冥將、木冥將、風冥將、陰冥將、陽冥將。

    半年前,去修羅海歷練,如今方才歸來。

    冥界都知,秦廣王脾氣不好,他座下的這九尊冥將,也是個頂個兒的暴脾氣。

    打架,人從未慫過,可不能間有誰欺負第一殿的人,不然,定鬧個天翻地覆。

    先前,葉辰大殺四方時,他們九人恰巧不在,也得虧他們不在,否則會更熱鬧。

    覺有人到來,九人齊齊轉身,上下掃了一眼葉辰,便紛紛摸了摸下巴,“葉辰?”

    “是我。”葉辰淡淡一聲,眸子平靜。

    “我就說嘛!咱們第一閻羅殿,人才倍出。”九人眸光都亮了,紛紛圍了上來,一個跟一個的,繞著葉辰轉起了圈兒。

    這畫面,知道的,是他們在好奇的看葉辰,不知道的,還以為要集體揍葉辰呢?

    九人皆咧嘴,嘖舌不斷,如看怪物似的看葉辰,也如看神人似的看這尊煞神。

    昨日剛歸來,聽得最多的,便是葉辰事跡:喝了一百多碗孟婆湯、擾了輪回、崩了地獄、一人干的九殿冥將鬼哭狼嚎。

    饒是他們九人的高傲,也著實被震驚了。

    與葉辰比,他們都小兒科,葉辰干的那些大事,隨便拎出一個,都無法無天。

    一去修羅海半年時間,冥府十殿閻羅座下的冥將,也就他們第一殿還是完整的。

    其他九殿,死的死殘的殘,不要太凄慘。

    這都拜葉辰所賜,多少年了,第一殿第一次這般長臉,把九殿壓的抬不起頭。

    “論逼格,還得是這位兄弟,日后裝逼,朝他看齊。”雷冥將意味深長一聲。

    “咱找地結拜吧!”風冥將語重心長道,實則是想給葉辰放點血,荒古圣體的血,比神藥還好使,能加持自身本源的。

    “有媳婦兒沒,哥...給你介紹一個啊!”

    “來,咱們第一殿的特產,了解一些。”

    “這酒珍藏一百多年了,今日,送你了。”

    九尊冥將,嘰嘰喳喳,不是一般的熱情,又是塞寶貝秘法,又是介紹媳婦的。

    第一殿難得出一人才,這可得好好供起來,日后出去,裝逼全指著這小兄弟了。

    葉辰沉默不語,給就收,不拿白不拿,這九尊冥將,比九殿冥將看著舒服多了。

    “難得相聚,過兩招?”雷冥將扭了扭脖子,滿眼冒精光,一看便是好戰的主。

    “我有急事找秦廣王,至于切磋一事,改日再談。”葉辰婉拒了,可沒工夫與你丫的扯淡,再說了,你實力差老遠了。

    “秦廣王出關,還需一些時間,閑著也是閑著,就這么說定了。”雷冥將說著,當即退了出去,也不管葉辰愿不愿意。

    其他八冥將倒也很懂事,都撤出去老遠。

    他們也很想瞧瞧,一人干倒九殿冥將的狠人,到底牛逼在哪,今日也算開開眼。

    葉辰又不說話,沒答應,但也沒拒絕。

    閑著也是閑著,你既然想打,老子便陪你打,想在握著找樂呵的人,多了去了。

    對著這號兒的人,他從來不會手軟的。

    對面,雷冥將已一步踏天,氣勢大勝,通體覆滿雷霆,連黑發,也染滿雷電。

    這廝血脈不弱,天生雷屬性,霸道攻伐一類的修士,其本源,都透著霸烈之氣。

    圣人級別中,如他這等,亦是佼佼者了。

    能冥界秦廣王座下第二冥將,足證明他的不凡,同級別中,很難尋到對手了。

    可偏偏,他要挑戰的是荒古圣體葉辰。

    那這就另當別論了,論戰力,圣體同階無敵,什么這呀那的,全他娘的擺設。

    說話間,雷冥將已翻手取刀,圣兵一尊,本命器,刻滿了符文,裹滿了雷電。

    相比他而言,葉辰就淡定多了,靜靜佇立,沒有多余動作,跟沒事兒人似的。

    “霸斬雷霆。”但聞雷冥將一聲嘶喝,雙手握刀,舉過頭頂,凌天劈了下來,

    這一刀,堪稱霸絕,一刀劈裂了天地,圣人級中,多半鮮有人扛得住,太強悍。

    再瞧葉辰,看都未看,只豁然抬起拳頭,迎天懟上去,以血肉之軀,徒手硬憾。

    刀與拳碰撞,發出鏗鏘聲,擦出了火花。

    那片空間,瞬時崩塌了,成了混亂地。

    吐血聲起,雷冥將橫飛了出去,落下之后,還蹬蹬后退了三五步,待止住了身形,一語未言,一口鮮血狂噴了出去。

    下方,葉辰就好太多了,如一豐碑佇立,自始至終,壓根就沒動,云淡風輕的。

    觀戰的八尊冥將紛紛嘖舌,暗道葉辰兇悍,雷冥將巔峰一擊,竟被他輕松轟翻。

    雷冥將敗的干脆利落,他們也就不用上,連第一冥將炎冥將,也是這等感覺。

    雖是準圣王,但也遠不是葉辰的對手。

    圣體同階無敵,肉身強橫,氣血旺盛,絕對的牛叉,并非只是說說那般簡單。

    在冥界,這已有成功的例子,就是帝君。

    大成圣體匹敵大帝,冥帝也忌憚三分。

    荒古圣體雖不多見,可隨便拎出一尊,皆吊炸天的存在,如今的葉辰,比昔年的帝荒更驚艷,若是給他足夠的時間,必能超越帝荒,冥帝多半也難壓的住他。

    感受最深的,還是雷冥將,齜牙咧嘴的。

    他手中的刀,還在嗡鳴,被震得神光盡散,還有手骨,也已斷裂,有鮮血噴薄。

    “服了,哥服了。”雷冥將倒是看得開,暢快大笑,脾性豪爽,輸便是輸了,他輸的起,行事倒也算光明磊落的那種。

    “僥幸而已。”葉辰微笑,依舊平靜。

    “僥什么幸,贏就是贏了,哥輸的起。”雷冥將狠狠拍著葉辰肩膀,“能干趴九殿冥將,你有那個實力,真是長臉。”

    “此番見過秦廣王之后,我等喝一杯。”

    九尊冥將依舊熱情,高傲如他們九人,也敬重強者,特別是葉辰這等蓋世狠人。

    葉辰一笑,并未答話,只靜靜杵在殿外。

    不忘此次目的,打架喝酒并非正事,找秦廣王才最要緊,期望他能下一命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都不見秦廣王召見,葉辰有些急,可九大冥將卻很悠閑。

    葉辰望了一眼秦廣王殿,便看向九人,“有一事,不知九位老哥可否為我解惑。”

    “說就行,見啥外。”九大冥將笑道。

    “咱新任的奈何橋神,她,可有成親。”葉辰問道,起碼得知道孩子父親是誰。

    “奈何橋神?成親?”九人愣了一下,相互對視一眼,而后一致的搖了搖頭。

    “這樣啊!”葉辰皺眉,有些想不通了,沒成親,孩子哪來的,未婚...先育?

    “跟哥老實說,是不是看上奈何橋神了。”風冥將戳了戳葉辰,擠眉弄眼的。

    “這還用問,都言荒古冥將整日待在奈何橋頭,整個陰曹地府,都已傳遍了。”

    “眼光不錯。”土冥將對葉辰豎起了大拇指,“待哪日成親,莫忘請和喜酒。”

    葉辰只一笑,他的眼光自不差,可他糾結的是,楚靈的孩子哪來的,親爹是誰。

    正說間,大殿嗡動一聲,其后便有一道威嚴的話語傳出,“葉辰,進來見吾。”

    葉辰聞言,當即抬腳,一步踏入了大殿。

    他乃是后到的,而秦廣王卻是先見他,讓守殿的鬼王有些詫異,面子這么大?

    這么整,坐下九大冥將,很沒面子的。

    不過,九大冥將到也看得開,誰叫葉辰世人才呢?秦廣王器重,自在清理之中。

    殿中,葉辰已駐足,抬眼環視著四方。

    這宮殿,奇大無比,氣勢恢宏,九根粗壯銅柱,直插天宵,刻滿了復雜的鬼紋。

    殿中氣氛陰森威嚴,連吹拂的風也帶著陰冷,一般人走入,定會大一個寒顫先。

    上方,秦廣王端坐,神眸圓睜,炯炯有神,兇神惡煞,有閻羅的威嚴,更有準帝的威壓,第一閻羅,并非浪得虛名。

    如今的秦廣王,倒是正常人那般的大小。

    猶記得葉辰擾輪回那次,他的個頭那叫一個大,體如巨岳,眸若酒缸,擎天立地般的存在,在其面前,葉辰就是螞蚱。

    可縱是如此,葉辰也并不弱了自家氣勢。

    帝都斬過,體內有帝之煞氣,所謂威勢,壓不住他,秦廣王的下馬威也不好使。

    “來尋本王,所為何事。”秦廣王俯瞰下方,聲如大雷霆,震得大殿也轟隆。

    “屬下懇請,望秦廣王賜下一道命令,放新任奈何橋神離去。”葉辰拱手俯身。

    “理由。”秦廣王淡道,捋了捋大胡須。

    “她是我妻子,我要帶她走。”葉辰直言不諱,亦直視秦廣王,眸光很真摯。

    PS:一章更了。多謝大家一路支持,有時間我盡量多更。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11选5走势图江苏 幸运赛车定位胆技巧 中国福利彩票快乐十分走势图 大发极速时时彩计划群 股票指数怎么看五百日线 000009股票行情和讯网 贵州快三形态一定牛 五分彩有什么技巧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联系方式 今天天津十一选五五开奖结果 pc蛋蛋幸运28算账 股票开盘时间 北京快三开盘时间 024期排列3字谜 股票分析网站 可以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