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帝尊 > 章節目錄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請吃酒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見夔牛戰意戰意高昂,葉辰并沒有說什么,只是微微一笑。

    對夔牛的戰力,他還是知根知底的,與同階的帝九仙不相上下,可若對上西尊,多半會敗,西尊之強,他早就領教過。

    正說間,他嘴角又溢出一縷鮮血,乃是黑色的,摻雜雷電。

    夔牛又皺眉了,雙目微瞇,縈繞神芒,盯住了葉辰的元神,“老七,你修煉的到底是何種功法,這反噬竟是如此霸道。”

    “多年的詬病,無大礙。”葉辰寬慰一笑,擦拭了嘴角鮮血,并不打算與夔牛說解緣由,劍神都無奈,更遑論是夔牛。

    “越發看不懂你了。”夔牛深沉一聲,眸中閃爍深意之光。

    葉辰一笑,只顧埋頭喝酒,周天演化的反噬,的確霸道無比。

    他至今還未尋到任何一種力量,能抵擋它的侵滅,算天算地,終是算不過命運,舉世無雙的推演,也終將付出慘痛代價。

    夜,逐漸深了,小酒肆人影逐漸稀少,也有那么三兩個嗜酒的醉漢,還躲在角落里喝悶酒,醉眼朦朧,酒嗝一個接一個。

    “聽說了嗎?雷霆戰體又滅了妖族一尊準圣王。”本想起身離去的葉辰,聽聞門外此等話語,又很自覺的坐回了原位。

    很快,三道人影便先后踏入了這間小酒肆,一邋遢老頭兒、一光頭大漢,第三個還算正常,乃是一個面目清秀的少年。

    無論是清秀少年、光頭大漢還是邋遢老頭兒,皆是貨真價實的老家伙,修為在準圣級,其年歲也相仿,約莫近千歲了。

    三人許是從遠方來了,皆是風塵仆仆,前腳剛坐下,那光頭大漢便開噴了,“老子是看的真真的,妖族準圣王被生撕了。”

    “俺都不曉得,那雷霆戰體哪冒出來的。”清秀少年唏噓一聲,“這些時日,妖族為捉他,可是下了血本,通緝令上的賞金,足可打造一支修士軍隊,這么多人,卻愣是沒捉住他。”

    “玄荒還真是人才輩出。”邋遢老頭兒揣著手,也一個勁兒的嘖舌,“前是荒古圣體,后是雷霆戰體,個頂個的猛啊!”

    “戰體與圣體還差點火候。”光頭大漢猛地灌了一碗烈酒。

    “論搞事情,就服荒古圣體,那才是狠角色,從玄荒星海到瑤池盛會、從瑤池盛會到東荒古城、從東荒古城到遠古遺跡、從遠古遺跡到玄荒南域,一路走來,到哪哪熱鬧,動靜一次比一次大,死在他手中的天驕人杰,不能論個,那得論群。”

    “東荒、中州、南域,玄荒五域,被他鬧了三個,吊炸天。”

    “只可惜,任圣體再強,也難逃萬族通緝。”清秀少年無奈搖頭,“如此一個蓋世的妖孽,葬身冥土,讓人不禁感嘆。”

    “目測,雷霆戰體也會步圣體后塵,身后沒有強大勢力做支撐,一人之力,怎敵大族大教,那圣體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誰說不是呢?我等.....。”邋遢老頭兒話還未說完便定住了,只因一道鬼魅人影嗖的一聲便現身在了他們酒桌旁了,來人不用說便是葉辰了,蒙著黑袍,戴著鬼冥面具,很神秘。

    “你誰啊!”清秀少年和光頭大漢也側目,上下掃量著葉辰,俺們聊的正歡,你丫嗖的一聲竄出來,嚇得老子差點尿了。

    “三位道友這頓酒,我請了。”葉辰微微一笑,很是慷慨。

    “這...這怎么好意思。”有人請喝酒,三人瞬間喜笑顏開了。

    “方才聽三位談論雷霆戰體,在下也喜聽八卦。”葉辰也坐下了,笑看三人,“不知那戰體此刻在何處,我也想瞧瞧。”

    “最近一次是在佛渡城外,便是在那里,斬了妖族一尊準圣王。”光頭大漢說道,拿人手短吃人嘴軟,他倒是很敬業。

    “佛渡城外。”葉辰輕喃,腦海顯現了一副地圖,其上便有佛渡城,亦是佛門凈地,距離此城甚遠,起碼有八百萬里。

    “妖族此番著實被惹毛了。”清秀少年灌了一口酒,接過了話頭,“下了通緝令,號召四方追殺戰體,陣仗很是浩大。”

    “年輕一代天驕,諸如鳳凰神子、神族神子、魔族神子以及寂滅神體和仙族神子,也都參與了進來,欲把戰體當做歷練對象,爭相追殺,各個揚言,要踏著戰體血骨,帝道爭雄。”

    “要說那戰體也著實吊,妖族和各族神子如此龐大的陣仗,愣是沒捉住他。”邋遢老頭兒也差了一句,口上唏噓不斷。

    “神出鬼沒,與那圣體有一拼。”光頭大漢喝的臉紅脖子粗。

    三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興起,作為聽客,葉辰卻穩穩靜坐。

    很明顯,他的眉頭是皺著的,三人噴的越火熱,他眉頭越皺越深,蕭辰的處境很不樂觀,問題是,他此刻不知蕭辰在哪。

    一縷清風拂來,他起身了,來的快,去的也快,嗖的一聲。

    見狀,光頭大漢三人嚎了一嗓子,“你丫的,把酒錢付了啊!”

    葉辰踏出了酒肆,并未回音,只有一儲物袋飛回了小酒肆。

    這下,三人安心了,各個捋袖,敞開肚皮喝,聊的很歡實。

    不曉得,若讓他們知曉請他們吃酒的乃圣體時,會是啥表情。

    大街上,葉辰和夔牛并肩而走,二人臉色,都不怎么好看。

    雖是深夜,可大街上行人依是不少,多是街邊茶攤,議論聲此起彼伏,談論的自是雷霆戰體,偶爾也會捎上荒古圣體。

    “敢整咱家老八,干,必須干。”夔牛火爆的牛脾氣又上來了,一路罵罵咧咧,既是葉辰的兄弟,自然也是他的兄弟。

    “不知他在哪,有點棘手啊!”葉辰無奈搖頭,此番再去佛渡城,蕭辰必定已不在那,他需要更準確的消息,才能動身。

    “且先去靈山,保不齊他就去湊熱鬧了。”夔牛摸了摸下巴。

    “你我想到一塊了,先去靈山。”葉辰一笑,直奔傳送陣。

    “來都來了,去瞅瞅那禁區忘川。”夔牛上前,一把拽住了他,“靈山**乃三日后,時間足來得及,聽我的,準沒錯。”

    葉辰無奈,任由夔牛拉著,飛出了忘川古城,直奔西漠禁區。

    夜空深邃,碎星如塵,西漠大地莊嚴祥和,伴隨靜謐與寧寂。

    是夜,忘川一派平靜,有神秘力量交織,幻化成一幅幅古老的異象,能得見鳳舞九天,也能望得神龍盤旋,很是不凡。

    星輝月光垂落,給其遮了一層璨璨的外衣,添了一縷莫名的神秘,可那月光掩不住它古老,那星輝也蓋不住它的滄桑。

    忘川外,有不少人佇立,亦有人遠遠徘徊,眺望著這片海。

    這些人皆非西漠本土,而是外來者,要去靈山聽釋迦尊者**的,既來了西漠,怎能不來忘川禁區瞧瞧,也算好奇心。

    “禁區忘川,果是名不虛傳。”有人感慨,卻不敢妄自上前,只是遠遠眺望,那如夢似幻的海,頗不真實,充滿神秘。

    “交織出如此之多的絢麗畫面,忘川也不似傳說中那般可怕。”

    “說的輕巧,莫不如進去瞧瞧。”有人嗤笑,“能與東荒煉獄、南域冥土、北岳黃泉和中州天虛齊肩,兇名毋庸置疑。”

    “前些時日的荒古圣體,葬身冥土,這便是極好的證明。”

    一句話,讓在場人不由打了個寒顫,南域的事,他們早有耳聞,除了圣體,還有一尊大圣兩尊圣王,其死相甚是凄慘。

    正因那慘狀,懾退了金烏、鯤鵬等九尊準帝,饒是他們都被忌憚,更遑論低修為者,妄自踏入禁區,后果可想而知的。

    世人有理由相信,與冥土齊肩的忘川,也必定無比的可怕。

    天邊還有不少人前來,遠遠便駐足,不敢靠近,只是遠觀。

    任外面熱鬧,忘川卻一派寧寂,水面平靜,沒有絲毫波瀾,仔細去凝看,才見忘川深處還有人,如夢似幻,恍若夢境。

    那是一女子,靜坐在那里,抱著雙膝,清風不解意,一抹抹的輕拂,撩動了她的秀發,一絲一縷的拍打在她臉頰之上。

    這女子,不用說便是姬凝霜了,也便是東神瑤池,神色凄美,惹人愛憐,傾世的容顏,美的讓人窒息,讓人心神也恍惚。

    自從來了這忘川,她便坐在那,如一座冰雕像,一動不動。

    誰人會想到,風華絕代的東神,會因一句話,變得恍似沒了神,似水的美眸,暗淡無光,就如忘川的水,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何時,才見她側眸,靜靜看向忘川外,似能隔著很遠,望見那些觀看忘川的人,她看得到他們,他們卻看不到她。

    她凄美一笑,感覺風也越發的冷了,柔弱的嬌軀,不由蜷縮。

    然,正當她收眸時,忘川外又有兩人人影落下,佇立在虛空。

    一瞬間,她那暗淡的眸,綻放了仙光,有淚滑落,晶瑩閃亮。

    那是葉辰,她可清晰看到,縱他蒙著黑袍、縱他戴著鬼冥面具,可在她朦朧的眼中,一切皆虛妄,她記得他的那雙眸。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快乐10分时间 江西体彩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据号 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体彩彩票十一选五 快乐十分任五玩法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任二 山西快乐十开奖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杀号 甘肃11选5中奖 湖北快三开奖预测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南省快三走势图 11选5任3算法公式 华人彩票平台登录 股票融资的优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