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仙武帝尊 > 章節目錄 第四百七十八章 又見熟人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 .】,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她是不是帶你去過天龍古城的地宮,看過那座石頭。”對于葉辰的問題,獨孤傲沒有回答,而是看著葉辰,問了他一個問題。

    “去看過。”葉辰慌忙點頭,而且眼中還有一絲恐懼閃過,“那石頭里有活著的東西,而且很強很強。”

    說著說著,葉辰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了獨孤傲,“前輩也去過?”

    “我沒去過,但天龍古城卻因石頭里的東西而近乎毀滅。”

    “這......。”葉辰頓然一驚,這倒是他未曾知曉的。

    “他不是被封印了嗎?”一時間,葉辰的眉頭皺的深深的,他很清楚那東西的可怕,連南冥玉漱都忌憚,可見他的實力,有多恐怖。

    而且,葉辰也十有八九猜到是誰傷了獨孤傲了,不用說便是那石頭里的東西,他跟南冥玉漱走后,那東西肯定跑出來作亂了,而恰巧身在天龍古城的獨孤傲必定與其大戰了一場,而且還被那東西傷到了。

    “前輩,那到底是個什么東西。”葉辰疑惑的看著獨孤傲。

    “邪靈,一個具備靈智、集聚濃厚惡怨的邪靈。”對于葉辰的疑惑,獨孤傲沒有隱瞞。

    “又是邪靈。”

    “怎么?你見過?”獨孤傲有些詫異的看著葉辰。

    嗯!

    葉辰輕輕點了點頭,“我跟南冥玉漱在十萬大山里就是被邪靈打散的。”

    說到這里,停滯了一下,眉頭緊皺著,“我們分開了大約一個時辰左右,待我再找到南冥玉漱的時候,她已經變得瘋瘋癲癲的了,其后從十萬大山出來,她便陷入了暴走的狀態,我追了很久都沒追上,但值得肯定的是,有一只血淋淋的手在追她。”

    “還有這等事。”獨孤傲輕輕擦拭了嘴角的鮮血,眸中的目光變得極其隱晦和明暗不定,“難怪,難怪天龍古城近乎被毀,都未曾見她現身。”

    良久,獨孤傲都沒有再說話。

    而一旁的葉辰,卻是摸了摸鼻尖,“前輩,您要是沒什么事兒的話,我就先走了。”

    獨孤傲依舊沒有說話。

    見狀,葉辰才悄悄的挪動腳步,要知道若是獨孤傲晃過神兒找他算賬,那必定少不了一頓打,冒充他的徒兒到處作亂,做師尊的,獨孤傲有充分的理由出手。

    悄悄的挪動了幾步之后,葉辰嗖的一聲來到了小園的門口。

    只是,他就要一腳踏出小園的時候,獨孤傲的話語響起了,甚是縹緲,“小子,還有事情還未找你清算,這么急著要走嗎?”

    呃呵呵呵...!

    聽到獨孤傲的話語,葉辰當即轉過了身,干笑了幾聲,“前輩,誤會,都是誤會。”

    “誤會?”獨孤傲神色冷了一分,“冒我徒兒之名到處作亂,惹了那么多仇家,你就不決定給我一個交代嗎?”

    此話一出,葉辰心當即涼了半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他才不信獨孤傲找他來只為訊問南冥玉漱的消息,起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找他算賬。

    “我不殺你,也不懲戒你。”很快,獨孤傲的聲音便再次響起,“我需要你幫我做一件事,此事做好,你冒我徒兒之錯,便一筆勾銷。”

    聽到這話,聳拉著腦袋的葉辰,當即抬起了頭,倆眼頓時變得锃光瓦亮的,說道,“前輩有事盡管吩咐,晚輩若能辦到,必定全力以赴。”

    “去神窟,保護碧游。”

    “去...去神窟?保...保護碧游?”葉辰頓時一愣,不曾想想到獨孤傲交代他的事情是這個。

    而且,一瞬間葉辰似是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賭石盛會時,傳音嚇唬他的那個人,必定就是獨孤傲,他就坐在碧游身旁,不是他就怪了。

    “神窟門即將打開,碧游也會進去。”這邊,獨孤傲悠悠一聲,“神窟雖然是禁地,但也是禍福相依,我不放心她的安危。”

    呃。

    葉辰點了點頭,他可沒想著去神窟湊熱鬧,他現在一心想的就是回到恒岳宗,但獨孤傲的命令他又不能不聽,不然天曉得他能不能見到明天的太陽。

    “前輩為什么對她那么好,為此還不惜在賭石盛會嚇唬我。”葉辰小聲問了一句。

    此話一出,獨孤傲眼中閃過了一次詫異之光,“你知道我當時在場?”

    “南冥玉漱跟我說的。”葉辰自然不會將自己仙輪眼的事情說出來,把一切退給南冥玉漱是最好不過了,反正那娘們兒現在也不知在哪。

    “原來如此。”對于葉辰的回答,獨孤傲沒有起疑,而是深吸一口氣,說道,“至于碧游,乃我故友之女,臨死前將其托付給我。”

    說到這里,獨孤傲再次將目光放在了葉辰的身上,眸光還有些凌厲,“小子,賭石盛會上我說過的話,今日才重復一次,你敢負她,后果你知道。”

    聞言,葉辰嘴角猛地扯了一下,“我說前輩,不帶你這樣的。”

    “她是個好姑娘,配不上你?”

    “這是兩碼事兒。”葉辰小聲說道,“你那徒兒秦羽也不錯,他倆倒是挺搭的。”

    “少給我貧嘴。”獨孤傲一腳將葉辰踹了出去,隨后還有縹緲的聲音傳了出去,“記住我的話,碧游若是在神窟內有什么閃失,我拿你是問。”

    小園外,葉辰已經連滾帶爬的溜的沒影兒了。

    待到來到大街上,葉辰松了一口氣,先是暗罵了一句,這才拿出了地圖,很準確的找到了神窟的位置。

    “靠不靠譜啊!”葉辰一路都在嘀咕著,“神窟可別跟荒漠禁地一樣詭異。”

    嗯?

    正走著,葉辰不由得抬起了頭,感知到了兩股熟悉的氣息。

    抬眼看去,他在人群中很容易的瞟見了兩個熟悉的身影,仔細一瞅,可不就是青云宗的周傲和李星魂嗎?

    倆人都是走走停停,并未發現葉辰在看他們,不過值得一說的是,倆人的臉色不怎么好看,特別是周傲,嘴角時而還有鮮血溢出。

    葉辰本來是要過去直接開干的,因為那日為圍殺時,青云宗也參與了,但凡是看到青云宗和正陽宗的弟子,他都會忍不住要殺人。

    不過,他剛想動手,卻是又停下了,因為他從兩人體內,感受了一股熟悉的力量:太虛古龍魂。

    “讓我猜猜,這倆人肯定被青云宗的宿主給揍了。”葉辰摸了摸下巴。

    他雖然沒見過青云宗的宿主呂候,但他應該跟他各個呂志是一路貨色,跟呂志是一路貨色,自然跟尹志平就是一路貨色。

    這樣的人,一旦牛逼了,那就像是狗一樣,逮住誰就咬誰,就跟尹志平那個雜碎一樣。

    所以說嘞!身為青云宗第一真傳和第二真傳的周傲和李星魂,不被呂候收拾才怪,就像尹志平收拾他和聶風、司徒南他們一般。

    “要是這樣,我跟你們還真有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葉辰又摸了摸下巴。

    心里想著,他邁步走了過去,一步橫跨,擋在了兩人身前。

    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讓周傲和李星魂頓時嚇了一跳,而且當看到葉辰帶著的鬼冥面具、額頭仇字的時候,他頓時身體一顫,“秦羽?”

    當說出秦羽這倆字的時候,兩人還猛地后退了一步,神色驚恐的看著葉辰。

    這些天來,這秦羽可謂是吊炸天哪!走到哪殺到哪!風云榜排名前一百的弟子,被他搞死一半還多,這個風云殺神出現在他們面前,他們安能不怕。

    而且他們不敢有絲毫松懈,看到葉辰那笑吟吟的表情,他們有一種要出事的感覺,已經做好了雖是大戰或者是開溜的準備了。

    “別怕,不打你們。”似是知道兩人害怕,笑吟吟的看著倆人,“你們是南楚青云宗的是吧!”

    “呃呃呃...!”兩人慌忙點了點頭,但又很快搖了搖頭。

    “又點頭又搖頭的,幾個意思啊!”葉辰愕然的看著周傲和李星魂。

    “不...不瞞秦師兄,我們以前是青云宗的弟子,現在不是了。”周傲牽強的笑了笑,一句話說出,嘴角都還有鮮血流溢下來。

    聞言,葉辰眉毛一挑,“怎么,離開青云宗了?”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山西快乐10分助手 北京彩票11选五走势图 炒股经历 北京快3开奖图连线 喜乐喜彩票 广西体育彩票11选55 股票分析报告网 上海十一选五今天号码 七星彩复式怎么玩 云南快乐10分走势图一定牛 淘股吧股票论坛 十一选五遗漏数据一定牛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查询 pk10走势图规律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