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明王首輔 > 畫虎屠龍 第1326章 實戰(上)
本站域名 www.48370297.buzz 手機閱讀請訪問 m.biqu6.com
    車轔轔,馬蕭蕭,行人弓箭各在腰。耶娘妻子走相送,塵埃不見咸陽橋。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云霄……

    老杜這首《兵車行》把古代征夫出征時的凄慘情景刻畫得可謂是入木三分。要知道在古代當兵可是一份高危的職業,特別是征戰頻繁的秦漢時期,當兵還是終身制的,即使僥幸沒有死在戰場上,退伍時要么已經白發斑斑,要么就是缺胳膊少腿,確實干不動了,這才會被當成累贅趕出軍隊自生自滅。

    總之,古人當兵就是一個字——慘,老百姓但凡應征入伍,家人無不肝腸寸斷,抱頭痛哭,泣血話別,權當是這輩子最后一次見面了。正是: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里人。

    然而,那些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卻與漢人截然不同,他們沒有漢人出兵征時生離死別般的悲情,或許是因為信仰不同,也或許是生活方式不同,他們不像漢人那般的“多愁善感”。

    古代北方的游牧民族本來逐水草而居,過著候鳥式的漂泊生活,對他們來說沒有什么“故土難離”和“故人難舍”,親情和鄉土觀念都相對淡薄,相反,他們更相信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再加上除了放牧啥都不會,連最基本的鍋碗瓢盤都不會生產。

    那怎么辦?

    搶啊!

    搶誰?

    南下搶漢人唄,搶一波就什么都有了。

    所以對游牧民族來說,南下搶漢人是他們獲得生活資源的重要途徑,若是哪天部落首領放話要出兵打仗了,各家各戶必然都興高采烈的,有男人的出男人,沒有男人的就連未成年男孩都爭著往首領面前送。當男人出發時,女人決不會在旁邊哭哭啼啼,最多就是提醒男人要爭氣,一定要多搶點東西回來,心狠的一點的甚至直接來一句,搶不到東西就別回來了,死在外頭吧。

    所以嘛,男人們要是出去一趟空手而回,不僅會被其他部落的男人恥笑,回到家里還得受女人的白眼,被罵廢物啥的。

    頗如卜孩兒,這次幾乎把部落里所有成年男子都帶出來了,就是為了干上一票大的,多搶些東西回去滋潤滋潤,所以盡管發覺西寧衛的表現有異常,他最后還是忍不住率人掉頭回去實施搶掠。

    這里暫且不說卜孩兒搶掠的情況,先說劉顯和李光啟等十人,得了謝二劍的指示后從東門悄然出城,然后折往城北,再繞往城西,一路沿著卜孩兒等留下的痕跡追蹤下去。

    說來倒是巧了,卜孩兒正好率人兜了個圈繞往城南,于是乎兩邊便完美的錯過了,當劉顯和李光啟等人沿著馬跡追蹤出約五十里地時,便發現了窩泥兔等十名負責守留的韃子,還有二十幾頭牲口。

    眼下已經是下午時份了,由于是高原地區,正月底的青海還是相當寒冷的,窩泥兔等人把牲口圈在一處山坳附近,然后竟聚在一起烤火取暖,于是冒起的煙氣遠遠就把他們的位置暴露了。

    劉顯和李光啟等人下馬后悄咪咪地摸近,躲在一堆亂石后面,取出望遠鏡一看,發現山坳下竟然只有十人,不由都狐疑起來。

    “怪哉,怎么只有十人,是卜孩兒那幫人嗎?”劉顯低聲道。

    李光啟指了指附近那些牲口道:“看那些牲畜的數量,應該沒錯了,嗯,那卜孩兒不在,十有八九是帶著其他人離開了,只留十人看守牲口。”

    劉顯點了點頭道:“在理,只是那家伙帶大隊跑哪去了?難道又掉頭回西寧城了?”

    李光啟搓了搓手獰笑道:“管他呢,這里只有十個韃子,嘿嘿,老子早就想練練手了,要不咱把他們做了?到時抓個活口問一問,豈不就知道卜孩兒的去向了?說不定還能問出亦卜剌的駐帳位置。”

    此言一出,在場其他人都躍躍欲試起來,目光不約而同地投向劉顯。劉顯有勇有謀,平時點子就多,再加上為人仗義疏才,經常請客吃飯,所以大家都習慣聽他的。

    劉顯卻是皺了皺眉,謝二劍交給他的任務是暗地里跟蹤卜孩兒,找出亦卜剌部的駐帳地點,如今卜孩兒不在,他自然擔心會打草驚蛇,最終導致任務失敗。

    “阿顯,干吧,機會難得!”

    “對,痛快點,待會那卜孩兒帶人回來就沒機會了。”眾人見到劉顯遲疑,都紛紛催促起來。

    劉顯雖然穩重,但到底也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見到同伴們都干勁十足,頓時熱血上涌,沉聲道:“那就干他丫的,不過待會你們都得聽我命令,絕不能放跑一個,否則必誤大事。”

    “顯哥,俺聽你的!”

    “俺也聽你的!”

    眾人紛紛點頭答應,一個個激動得面紅耳赤,像喝醉了酒一般,要是謝二劍此刻看到,估計又得鄙夷這幫小菜鳥了,就山坳下十個毫無防備的韃子,他一個人就能輕松放倒,犯得著激動成這般?

    這時,只聽劉顯有板有眼地分派任務了,十人分成了三組,一組由李光啟帶隊,繞到山坳的對面切斷韃子逃跑的去路,一組由沈紀帶隊截斷來路,而劉顯自己則帶三人從山脊居高臨下地發動攻擊。

    一切安排妥當后,李光啟便帶著兩名弟兄悄悄繞向山坳的對面,而沈紀則帶兩人退往后方,負責阻截。

    十個講武堂出身的新兵蛋兒,平時理論課沒少上,對抗演練自然也參加過,但真正實戰還是大姑娘上花轎——第一遭,屁經驗都沒,把本來十分簡單的事情弄得復雜化了,實上僅憑他們身上背著的燧發槍,直接居高臨下地瞄準開槍就完事了,最不濟摸近前一頓亂槍掃射也行,非要搞什么戰術,就好比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

    幸好,窩泥兔等十名韃子正圍著火堆烤火,警惕性低,劉顯等人一通折騰,竟愣是沒人發覺,所以也就活該他們倒霉了。

    終于,“戰術大師”劉顯同志見到另外兩組人都就位了,便信心十足地喝道:“動手!”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最准极速时时彩全天计划 三肖必中特期期准 广西11选5走势图表 淘股吧论坛首页 刘伯温精选六资料大全 配资通 腾讯3分彩人工计划 11选5近期中奖号码河南 陕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四川金七乐手机版专家 为什么倍投必死 黑龙江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pc蛋幸运28尾数算法 白小姐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前三直 福彩东方6十1走势图